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娱乐

文化缺人材掣肘光伏产业自主创新

发布时间:2020-06-05 18:19:05

“缺人才”掣肘光伏产业自主创新

以至于众多韩国观众的目光从赛场转移到了朝鲜拉拉队员身上。

太阳能光伏作为一个新兴产业,技术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其发展前景。日前在部份光伏产业大省采访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国内光伏产业人材短缺、科研力量分散已成为技术进步的“瓶颈”,难以摆脱自主创新能力薄弱、核心技术受制于国外的局面,应鼓励高校开设相干专业培养应用型人材,同时将基础性高端人才培养上升到国家层面,严防错过与发达国家同步起跑的战略机遇。光伏人材整体短缺企业互挖“墙角”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石定寰说,太阳能光伏产业属于高新技术产业范畴,是集合了固体物理学、材料学、材料工艺、机电工程和仪器设备开发等多学科和综合性技术的系统工程。目前,发达国家已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技术研发机构,构成了比较完善的产业技术服务体系。我国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相对较晚,研发的基础相对较差,人才培养相对滞后,使得制约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关键装备未能完全获得突破,仍未完全摆脱“低水平扩大”特点。日前在无锡尚德、保定英利、中电电气等大型光伏企业采访了解到,目前企业发展的技术支撑主要靠海归人材,人材总量不足,一些刚刚培养成熟的人材常常被其它企业高薪挖走。中国节能公司(杭州)光伏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高重恩说,公司现在把太阳能发电作为一个支柱产业,但是很难招到技术人才,他们就专门在江苏设立分公司,高薪从无锡尚德、阿特斯等大企业挖人材,这样总算委曲把研发团队支持起来。浙江省衢州市经委工业投资与计划处处长周翔说,这个市正在努力打造光伏产业基地,并制定了人材吸引计划,但来应聘的专业对口人材其实不多,没办法只能招一些“半成品”人才,比如搞多晶硅技术的都是学化工、半导体等专业转来的。石家根据地方所处的不同阶段、不同地区的特点庄东明中硅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鑫说,他们过去一直弄皮革项目,看好光伏产业前景,去年7月开工建多晶硅项目,没日没夜地赶进度,不到半年就投产。可是技术人才却很难招,只好到大企业去“挖”。石定寰说,研发能力薄弱,导致我国光伏产业将进一步遭到国外市场打压。以多晶硅为例,价格连续跳水,一个重要因素是海外七大多晶硅生产企业的产品扩产,由于他们技术成熟,生产成本大大低于我国企业。明年,多晶硅价格极有可能继续下跌,迫使国内多晶硅行业出现价格倒挂,行业生存面临危机。高校专业设置滞后跟不上产业需求中国市场学会副会长、尚德商学院院长徐源认为,无锡尚德实现快速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创新人材机制,吸引留学人员中的前沿科技领军人物回国创业。但这样的人才目前在国内基本上培养不出来,因国内高校专业设置滞后,即便一些低层次的运用型人才也很难招到。英利团体首席战略官马学禄说,为了满足企业人才需求,他们2004年就主动找到华北电力大学,商谈开设相干专业,但由于审批环节多,这所大学直到2007年可再生能源专业才正式开设。与马学禄相比,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秘书长魏启东的建议就没有那末顺利被采用。魏启东说,他也是2004年就建议东南大学开始相干专业,但因为师资等缘由,至今未获批准。他一直觉得,不是高校没有培养能力,主要是相干部门不够重视。国内光伏产业领军企业———无锡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刘志波说,由于国内缺少专门的学科人才,他们一般招用电子、化工等专业毕业生,经过一两年再培养,才能胜任研发工作。另外,他们与多个欧美国家的大学建立校企联合研发机构,时刻关注国际前沿技术动态。据了解,江西省从今年开始,扩大光伏专业研究生、本科生、高职生和中职生范围,计划用7年时间培养10万名“光伏专业”人材。采访中了解到,承担培养任务的主要是民办高校,如江西中山职业技术学院更名为江西太阳能科技职业学院,专业培养太阳能企业需要的技术人才。除了江西,四川乐山职业技术学院在四川高校中首开光伏专业,并正式聘请中科院广州分院专家挂职指导新专业建设。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产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刘峰认为,整体而言,目前国内在光伏人才培养上,基本上还停留在二流院校或职业技术学院层面,国内知名院校虽然在光伏领域有所研究,但均未展开系统化的教学,这与光伏产业在我国的迅速发展极不相称。高端人才培养应上升到国家战略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产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刘峰说,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每一次技术革命和新兴产业崛起,都是一次与发达国家同步起跑的战略性机遇。我国光伏产业高端人才培养应尽快上升到国家战略,掌握现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理念,为我国在新兴产业领域与发达国家同步起跑创造条件。英利团体首席战略官马学禄说,目前的光伏技术研发,作为企业行动的应用性研究比较重视,但成为国家行动的基础性研究重视还不够。企业的研究不能代替国家层面的研究,企业要干的主要是近期的,国家要关注长远的,谁占据了技术制高点谁就占据了光伏产业未来。很多发达国家都成立了光伏技术研发“国家队”,如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荷兰国家新能源研究所等,政府每一年投入巨资,保障了科研气力。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石定寰说,金融危机后,美国救市的700亿美元里面,有100亿美元是用于新技术开发的。而我国4万亿投资计划多数是基础建设。国家863计划里面,项目最少的是新能源。我国光伏技术研发体系不完善、投入不足,还缺少国家层面战略性斟酌。“光伏核心技术研发单靠一个企业、一个研究所很难突破,必须将分散的气力整合起来。”石定寰说,吸收民间资本的北京太阳能电力研究院近日成立,主要是将国内10几个分散的研究机构专家智力集合起来,囊括研究人员300多人,联合从事基础性、战略性的研究工作,搭建起一个光伏产业技术服务平台。这是国家未成立相应机构的情况下,民间组织的一个新尝试,实际上是干了政府该干的事。石定寰说,他一直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当年我国能在一贫如洗的情况下冲破种种封闭研制出原子弹,如今就一定能攻破光伏产业的核心技术,缩小与国外的差距,应当有这样的信心和决心。国家应当明确牵头部门,联合企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构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展开光伏核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推动,适时制定光伏产业技术规范、产业技术标准,规范光伏产业市场及增进企业间的公道、有序竞争。来源: 经济参考报

更多相干资讯 无相干信息

疫情严重,对症中成药在印尼被"抢断货"!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舍利捐赠
学习中国抗疫成功经验!印尼国会将藿香正气液用于新冠医学观察期患者
灰指甲指甲脱落怎么治疗
脚拇指得了灰指甲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