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育儿

聚焦山东非遗非遗保护的困惑与出路镇

发布时间:2019-02-03 08:38:32

  聚焦山东非遗:非遗保护的困惑与出路

  与有形文物的流失比起来,那些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毁灭更加触目惊心,譬如鲁迅笔下的社戏、五猖会,我们小时候看过的皮影戏,农村过去家家过年贴的剪纸和年画也许有人会说,这也是文化遗产?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有什么价值

?这些问号,正好反映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的危机。

  上述这段文字,是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中,申论考试提供的一段素材,在当年这场考无所谓别离与拥有试中,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申论考试的主题,根据媒体的报道,材料中提及的温州缸窑、吴良镛改造的菊儿胡同等名词难倒了不少考生。

  9月15日,孔子在你百年之前故乡中国山东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采风活动将在济南启动,对山东的10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进行集中采访。近日,走访了泰安、聊城、曲阜、邹城等多市的非遗保护部门以及多位非遗传承人,发现非遗保护仍然面临着很多困惑与问题。

  原汁原味还是与时俱进?

  《人民》2011年6月10日曾刊文指出:古老传统包括我们的民俗,在面对现代化的时候,都是弱势文化,你不保护它,不格外地提倡它,它就会消失,而且这个消失速度跟我们经济发展的速度一样快。

  每天至少有4、5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消失,这只是知道的。多年从事非遗保护工作的聊城文广新局文艺科科长穆芳丽告诉。

  一直说非遗是活化石,活化石是什么意思?活化石怎么保存它?邹城市文化局非遗保护只是更永恒地留在了心间中心办公室主任王崇印有着很多困惑。

  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承载了人们记忆的一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如今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如何保护?如何传承?如何利用?一系列的问号不仅仅存在在非遗保护工作者的脑海和工作中,同样困扰着不少非遗传承人。

  作为一名民俗学专业出身的文化工木工直刀作者,王崇印关注非遗保护已经很长时间。必须是活态保护,对于保护非遗,王崇印始终保持这个坚定的态度。然而,王崇印告诉,在民俗界,对于非遗究竟是应该原汁原味的商务皮具保存还是随着时代变化做出改变,已经争议了很多年,并将会继续争论下去。

  王崇印对曾经看过的一篇关于街头补球人的报道记忆犹新,如今,补球的技术已经失去的市场,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对于这种不能养活自己的技术,该不该继续保护?比如说另一个已经远去的行当锔缸,现在用缸的既很少了,锔缸匠何去何从?如果原生态地保护它,老艺人会说保护它有什么用,有什么经济价值?王崇印说,这些都是很现实的例子。

  该不该保护是一个问题,如何保护则是另一个更值得思考和探索的问题。在王崇印看来,活态传承是非遗的也是的出路。王崇印说,虽然民俗界对此存有争议,但主流的声音,还是反对原汁原味的保留,对于之前的形态,要做好整理和记录的工作,但是非遗本身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进行创新。

  王崇印说,他曾经接触过的一个莱芜锡雕的传承人,跟他说过这么一段话,如果我不工业化批量生产,我的作品就没人要,因为我做一个非常精美的东西需要半年,半年时间我卖多少钱,我卖一万没人要,我卖五千,赔了,所以我必须要批量生产一部分产品满足市场的需要,当然我也要手工打造一些产品满足艺术的需要。

  莱芜锡雕曾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国际银奖,从此声名鹊起。与王崇印持同样观点的,支持非遗与时俱进的,还有泰安市文广新局文化科科长张云鹏。张云鹏认为,非遗的保护仅仅依靠财政的支持远远不够,能否具有生命力传承下去,还是要得到社会大众的认可,否则终只能作为一种文化符号保留下来,难免会有一些东西终会成为文化记忆。

  如何做好人的传承?

  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民族个性、民族审美习惯的活的显现,依托于人本身而存在,通过声音、形象和技艺等载体,以身口相传的形式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是活的文化及其传统中脆弱的部分。因此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过程来说,人的传承就显得尤为重要。

  人的传承,在非遗传承中是关键也是脆弱的一环,如何让人的传承取得更好的效果,同样是困扰很多非遗保护工作者的一道难题。

  济宁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有一个非遗项目叫石门小鼓,是一种自敲自唱的曲艺表演形式,就曾因为传承人去世而一度陷入失传的困境。王崇印告诉,这种小众的曲艺项目,特别容易消亡。一来因为没人愿意学习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二来一旦掌握这门技艺的人去世,没有完备的记载可以供认研究,三来其唱腔唱法,就连艺人自己也说不清楚,仅仅通过言传身教进行授课。

  我们实际上是在与时间赛跑,稍有不慎,这些项目就再也看不到了。王崇印说,其实仔细想想,小时候见过的很多东西长大了就很难见到了,儿时的记忆只能存在于记忆当中,儿时的游戏现在的孩子都不做了,虽然已经玩了很多辈,曾经有人试图去整理,但是整理了怎么去传承?这就是一个非遗保护的难题,也是困惑学术界的一个难题。

  王崇印在思考的这个难题,穆芳丽同样也在思考。有些老手工艺人年事渐高,年轻一代传承人未成气候,人才断档也加剧了非遗项目的消亡。穆芳丽说,作为非遗保护工作者,面临消亡的非遗项目感到十分惋惜,同时也深刻体会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刻不容缓。

  一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发扬,都与个体或群体的展示、表演和传承紧密相关,传承人的存在和发展,才赋予了非遗鲜活和持久的生命力,注重培养非遗传承人是保护非遗工作的重要健身房地胶一环。穆芳丽说。

  穆芳丽告诉,对于濒临消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是位的,这就需要相应的资金投入,虽然国家、省、市每年都会对非遗项目和传承人进行补助,补助金额也有所增加,但对于一些老艺人、老传人来说,仍只是杯水车薪。(姜瑞丽)

车饰界
篮球场塑胶地面价格
邢台游戏娱乐软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