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长沙13名密切接触者解除隔离

2019-02-25 15:58:11

长沙13名密切接触者解除隔离

本报讯( 饶丽 通讯员 王艳)昨日下午1时30分,在长沙指定的甲型H1N1流感接触人群集中医学观察点的某酒店前,来自省、市卫生系统和疾控的工作人员以及媒体已早早等候……

按卫生部统一规定,在长接受集中医学观察13名密切接触者正式结束“隔离期”,其家属也同时解除居家观察。由于被隔离人群中既有同机者也有患者抵长后会面的朋友,昨天解除隔离的时间也分成了下午1时30分与下午17时两批。

12份征求意见书都是“谢谢”

尽管是归心似箭,批解除隔离的12位密切接触者在走出隔离客房之前还是给与他们共同经历了7天“隔离期”的工作人员留下了一份特别的礼物——12份写满“谢谢”的《征求意见书》。

翻开这些意见书,有的人认认真真地写满一大页,把自己这些天点点滴滴的感触一一记录了下来,有的人则只在上面用力写下两个大大的“谢”字。“刚开始听到要隔离的时候,还以为是要被关黑屋子,除了一张床啥都没有,来了这里才发现除了不能走出房间,住宿、伙食都不错,服务也周到。要是再在这呆几天,估计我就要长胖一圈了。”与患者仅一排之隔的同机者谢天(化名)是在25日晚8时20分被送至隔离点的,当时他正准备登上前往上海的班机,“刚接到时真的很紧张,加上工作忙,我是真不愿被隔离,但公众的利益高于一切。前两天因为着凉我还出现了感冒症状,虽然是一场虚惊,不过我相信真出了问题也不用怕,要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

据介绍,很多人刚住进隔离区时都非常担心,有的人紧张得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利用每天测量体温的时间耐心做解释工作,尽量缓解大家紧张的情绪,渐渐的轻松与微笑又回到了大家的脸上。

19岁这年,和甲流擦肩而过

笔记本电脑、PSP、乐事薯片、美年达……走进710房间,90后的气息扑面而来,住在这里的黎明(化名 )是第13名密切接触者,也是被确诊患者的“未来同学”,今年9月他就要赴美国留学。

这些天里,除了上、打游戏、看电视,他干得多的就是“煲粥”。“有时候,一天可以接一二十个朋友们打来的问候,刚开始他们都很紧张,听说我没什么事,才松了口气。”尽管离解除隔离还有半小时,黎明已经迫不及待地收拾起了行李,“晚上已经有一大群朋友约好要为我开party,庆祝我顺利‘出院’,所以晚饭就不在家吃了。”

中午的盒饭黎明还剩下了一大半,“今天吃得比较少,一想到快出去了就有点激动。”望着满满两大袋的零食,黎明说那都是他刚进来时托工作人员从外面给自己捎进来的,没想到隔离解除了也没吃完。

下午3时许,黎明接受了解除隔离前的一次体温测量,36.5度,一切正常。忙着收拾东西的他还接到了“未来同学”打来的。“其实他(指患者)现在的情况不错,症状正在减轻,体温也正常,还经常能从电视上看到媒体介绍自己的情况,很有意思。每天我们都要通几次,因为他那不能上,我就把自己在上看到的关于甲型H1N1流感的情况和媒体关于他的报道说给他听,让他放心。”

第二代病例出现,战斗还未结束

送走第13名密切接触者,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孙边成长长地吁了口气。这些天为了这些被隔离的人,他和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一直守在集中观察点,连端午节都没有回家与家人团聚。

“现在战斗还未结束,一方面我们集中点还有两名密切接触者要6月1日才解除隔离,另一方面我们无法预计是否还会出现下一例被感染者。”在13名密切接触者离开后,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立刻对他们曾经居住过的房间进行了空气消毒,所有用过的寝具也将被用药物浸泡后再彻底清洗,而所有生活垃圾也将在消毒后投入锅炉焚烧。

孙边成介绍,早在这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被确诊之前,长沙市卫生局就已经选定了这家宾馆作为集中医学观察点,并对宾馆的所有服务员及保安进行了消毒和个人防护知识的培训,以及甲型H1N1流感相关知识的宣传。“虽然我们并没有规定这些服务人员必须留在宾馆不得外出,但大家还是很自觉地住在了酒店里配合我们的工作。”

针对广州出现第二代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情况,长沙市疾控中心主任陈法明表示长沙未出现第二代病例,请市民无需为此担心。

乙型流感症状吃什么药
叫不醒的倪光南
头痛嘴巴干是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