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网络

父亲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5:39

八年前的一个冬天妈妈打电话告诉我说父亲越发咳得厉害了并咳了好多血我的心再一次揪紧就匆匆驱车赶回老家见到日渐消瘦的父亲又一次滋生从头寒到脚的凄凉当即拍板去住院母亲因为准备着住院的一些事宜离开了父亲身边片刻而父亲居然感觉母亲已经离开了将近半个世纪之久此时让我体会到什么叫少年夫妻老来伴父亲对我说此次住院恐怕回不了家了说实在的次听到父亲如此泄气的话心中油然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父亲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自从医生给父亲确诊为肺癌中晚期预告大概只有半年的消息父亲一直都是满负荷的坚强生死有命成了经常安慰我们的口头禅听了此话我不禁凄然强忍着眼泪故意把眼光投向了别处父亲看我难过的样子对我说想去剃一回头我看着父亲并不长的头发还是默默的陪伴着他去找一个叫香华的女人这个曾经为我父亲剃了半辈子头发父亲再熟悉不过的村级理发匠我叮嘱着女理发匠理得仔细一些因为我怕天堂一时不能找到父亲合意的理发师父亲一边理着头发一边咳喘着而我难过的是面对近在迟尺的父亲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为父亲减除他的痛苦更多更多的只能是无以言表的沉默难过的是不管医术高明的医生还是现代高科技冰冷的医疗器械一样的束手无策而所有的至亲却无法替代父亲遭病痛折磨的痛苦理完头发母亲已经准备好了住院需要的一些随身物品就诊检查交费入院一切似乎都是驾轻就熟父亲在确诊为肺癌后的四年多光阴里每一年都要温习两次住院的流程每一次住院都期盼着奇迹的发生播种着一切生还的希望作为一个农民在刚刚实行农合医保的前几年需要花费大把大把自己辛劳半辈子赚的一点辛苦钞票从来不顾及是否在医院这片苦海里打水漂以及不是大款子女们的大部分薪水而作为病患的父亲更遭受着心理和病理双重磨难住院的日子漫长而难熬每一个无良的主治医生都会向病人家属有意无意的摸家底后来细细回想医生无非是想在病人身上关联一些自己的经济帐因为他们太知道医治的终结果只有个为我爸接诊的潘医生因她的祖籍也是永康对我们说过不算隐晦的大实话癌症晚期不医也罢活着的日子能够服侍着吃好穿好一切迁就就好凭她从医几十年的经验她倒是从心底愿意支持安乐因为她见惯了人财两空身心俱伤她还说大抵做为子女情难以堪大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又怕背负不孝子女的骂名去拼命的寻找所谓的各种古今良方今天我不想做医德与医术的评判或许会令我和潘医生都是两难父亲住院的日子就像一盏将即将燃尽的油灯时而清醒时而梦呓过着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的生活但父亲讲卫生的习惯把住院的日子贯穿始终坚持自己上厕所每天都要泡泡脚父亲清醒时牵挂的还是娘亲虽然这个有点木讷的男人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用八十块娶上一个村花做老婆心底一度的傲娇但父亲从来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在西去的前几天对我和弟弟交代的始终是对母亲要如何关怀备至的话从娘的脾气到居住的所有小细节又从娘的喜好到小毛病的医治良方父亲牵挂的还有一家子的亲情他始终认为长子如父长女似母他把孝道和亲情用嘱托的方式放进他的生命之重里我打心底问自己这是我粗大条平凡一生的父亲吗遗憾的是这些体恤话不曾当母亲的面说半句我想这大抵是大多普通人的爱情一个暖暖冬日的下午父亲对我娘说他晚餐想吃年糕我着急火燎的下班赶到地道的南苑三弄打了包送到永康人民医院九楼父亲有别于往日没有食欲的样子居然把整碗年糕无异于常人般的扫了精光何曾想那是回光返照的晚餐我暗自庆幸父亲食欲的好转把医生随时料理后事的吩咐置之度外那一夜除了做产的大妹都不约而同的围着父亲的病床到晚上十点半父亲也许怕我们太辛苦也或许怕干扰病友的休息多次催促让我们回家而当教师的弟弟坚定的让他留守陪护岂知竟然一去彼此天涯那一晚让我追悔莫及以致于深陷于长久的忧伤里机缘巧合一禅师 他说父亲命定独子送终自古自有因缘在缘尽则散时间定格在2010年12月14日凌晨2点从此我失去了父亲在父亲节来临之际谨以此文悼念我平凡而善良的父亲,同时祝福得父亲庇佑的娘亲一切安好!

包皮有红又肿是怎么回事
昆明癫痫好的医院
云南专业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