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网络

异世神魔之倾尘御天第八百九十四章最后的比

发布时间:2020-01-21 20:33:55

异世神魔之倾尘御天 第八百九十四章 最后的比赛

说着,那名魔族弟子阿阳就向着云逸风攻了上来。

云逸风见状微微一笑,一个闪身,就避开了阿阳的攻击。

看到云逸风如此轻易地避开了他的攻击,阿阳的眸中闪过一丝怒意,右手一抬,一掌挥出,一道黑色的匹练向着云逸风劈去。

云逸风见状,一个飞身,躲开了那道匹练的袭击。见自己的袭击接连两次落空,阿阳精神力微微一动,周身一阵红色的光芒闪过,下一刻,阿阳的身体猛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气势,与此同时,阿阳的身体则化为一道虚影,向着云逸风冲了过来。

云逸风见状,双眼微眯,身形一闪,一个旋身,飞身而起,向着迎面而来的那道虚影暴射而去。

“碰!”随着一声巨响传来,两人的身体骤然之间分开,在两人对撞的强横的冲击力之下,两人的身形都是接连后退几步,方才稳住。

……

看到两人的战斗,周围观众席上的众人展开了热烈的议论。

“你们说他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他们不是灵魔师吗?怎么一直用灵师的方法战斗呢?!他们该不会是疯了吧!”

“他们是不是疯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这样的战斗场面看着真的很让人热血沸腾呢!”

“热血沸腾吗?!的确是这样!不过,若是他们双方都是用灵魔师的战斗方式,场面肯定会更壮观吧!”

……

正在战斗的云逸风和阿阳战斗了一会儿仿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随即,两人的身体同时向后一滑,拉开距离。下一刻,两人的双手在胸前快速划过,一个个灵印打出。一把火红色的灵力巨剑出现在云逸风身前,与此同时,一把红色的巨刃出现在阿阳身前。下一刻,两人精神力微微一动,一声低喝,两把巨大的灵力武器同时向着对方飞射而去,在半空中划过,留下一道红色的光束。

“碰――”的一声巨响传来,那把红色的长剑和那把红色的巨刃猛地撞在一起,下一刻,随着两人一声低喝,两把灵力武器猛然炸开,一股剧烈的灵力暴动从两人战斗的中心位置传出,向着四周蔓延而去。察觉到这点,两人反应十分迅速,迅速在自己身前布下一道防御结界,护住周身。

与此同时,那道灵力暴动向着四周扩散,当碰触到赛场周围的防御结界时,便就此消失了。就在这个时候,阿阳感觉到心口处传来一丝凉意,一低头便看到一根尖锐的木刺就停留在心口不远处,而他的下方,双脚已经被不知何时出现的藤蔓给缠绕住了,根本无法脱身。这个时候,若是对方那个小子真的想要杀他的话,他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

察觉到这一点,阿阳的脸色微微一变,良久,阿阳抬起头看了云逸风一眼开口说道:“我输了!”

听到阿阳的话,那名负责主持此次大比的神界的长老轻咳一声,高声宣布道:“现在我宣布,第一局比赛,翰林学院云逸风获胜!”

“第二场比赛,僵尸一族厉恒对战翰林学院赫连清逸!”

那名负责主持此次大比的长老的话音刚落,赫连清逸和一名长相健硕的青年男子便走上前。

“厉恒,5879岁,亡灵系黑暗系双系灵魔师,九级大罗金仙修为!”

“赫连清逸,38岁,冰系生命系精神系三系灵魔师,九级大罗金仙修为!”

听到赫连清逸的自我介绍,这一次,僵尸一族的厉恒虽然对于赫连清逸的年纪和修为也有些震惊,不过在这之前有着云逸风,也就不那么震惊了。当然,之前云逸风出现的时候,虽然听到云逸风是38岁的大罗金仙级别的修炼者,但是在场的众人潜意识里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直到云逸风真正打赢了比赛,他们才确定云逸风的修为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虚报的。此刻,在听到赫连清逸在如此年纪有了这般修为之后,在场的众人顿时一阵喧哗。

“听到没,又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妖孽啊!”

“这有什么,之前已经有一个了,再出现一个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是,三十八岁的九级大罗金仙,这该死的是什么概念啊,简直是不让其他人活下去的概念啊!”

……

“为什么我出场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么激动?!”云逸风有些不乐意地开口说道。

听到云逸风的话,司徒玺笑了笑开口说道:“因为你这个妖孽忽然冒出来,大家没有反应过来,如此而已!哈哈哈……”

“他们反应太慢了!”云逸风有些不高兴地开口说道。

“不是他们反应太慢,而是你们太过变态了!”司徒御撇撇嘴开口说道。

……

就在几人说笑间,那边,赫连清逸和厉恒的比试已经开始了。

赫连清逸和厉恒的双手在胸前快速挥舞着,一个个灵印打出,在天空中,数道灵力交织对撞,发出一阵“碰碰”声。

“看来,对方倒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伸手还真是不错的很!”厉恒在心中暗暗道。

想到这里,厉恒的精神力微微一动,亡灵系的灵力从厉恒体内猛地爆发出来,下一刻,厉恒的周围便出现了数十名亡灵兵。那些亡灵兵一出现便向着赫连清逸袭去。

见状,赫连清逸微微皱了皱眉,随即精神力微微一动,生命系的灵力从其体内猛地爆发出来,下一刻,

地爆发出来,下一刻,化作数十道海蓝色的光芒向着那数十名亡灵兵暴射而去。

一阵“光”雨之后,厉恒召唤出的那数十名亡灵兵便都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厉恒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招亡灵系的灵术自己用过不止一次,以前只要他使用这一招,对于同阶的对手来说,他根本就不需要再做什么,对方就死定了,可是现在,对方在他的攻击下不仅完好无损,还那般容易就破了他的招式,这样下去,他还如何威慑众人,还如何……想到这里,厉恒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好小子,看招!”说着,厉恒再次挥手打出一个灵印,这一次,黑暗系的灵力包裹着亡灵系的灵力便向着赫连清逸袭去。见状,赫连清逸飞身而起,一道灵力打出,一道生命系的灵力顿时飞出,瞬间就吞噬了迎面而来的那道亡灵系和黑暗系的灵力。

而与此同时,厉恒的面前则出现了一只完全由黑暗系的灵力凝聚而成的猛虎。

感觉到那只猛虎的威压,赫连清逸微微皱了皱眉,一个灵印打出,在赫连清逸身前出现了一只完全由生命系的灵力幻化而成的巨狼。

两只巨兽出现后咆哮着便向着对方冲去,两只巨兽不断撕咬、咆哮,猛烈地碰撞,传出阵阵灵力暴动。而与此同时,赫连清逸和厉恒的脸色也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很明显,他们二人的灵力消耗的很厉害。

半个时辰后,两只巨兽忽然撤后几步,接着猛地冲向对方,很明显,他们两人现在已经准备进行最后的对决了!

“碰――”地一声巨响传来,两只巨兽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一起,下一刻,再次传出一声“轰”的巨响,两只巨兽的身体猛然炸开。一股恐怖的灵力暴动从两只灵力巨兽交战的位置升起,向着四周蔓延而去,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灵力的赫连清逸和厉恒的身体在这股灵力暴动之下只能勉强在自己身前布下一层防御结界。不过,很明显,这次他们两个布下的防御结界不够结实,两人的身体最后都是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赛场周边的防御结界上,又再次摔落地上。

半晌,两人都艰难地从地上站起身,此时两人的嘴角都挂着血丝,下一刻,厉恒一口血吐了出来,随即便倒地昏死过去了。

见状,那名负责主持此次大比的神界长老高声宣布道:“下面,我宣布,第二局比赛,翰林学院赫连清逸获胜!”

“第三局,魔族阿武对战天城学院朴兰曦!”

听到那名神界的长老的话,兰曦对梓晨笑了笑,随即起身向着赛场中走去。与此同时,魔族的队伍中,一名一身青衣的男子走上前。两人对视一眼,随即,那名青年男子率先开口介绍道:“在下阿武,魔族勇士,今年5897岁,火系灵师,大罗金仙巅峰修为!”

听到阿武的介绍,兰曦冷冷地开口说道:“朴兰曦,29岁,水系火系光明系生命系四系灵魔师,二级上古金仙修为!”

听到兰曦的介绍,全场一片寂静,接着顿时全场哗然。当然,对于天城学院等人族的那些已经知道梓晨和兰曦的修为和天赋的人来说,反应没有那么大,但是对于魔族和僵尸一族的大部分学员来说,反应却是大的厉害。

“一个29岁的上古金仙修为的灵魔师,他妈的,这该不会是骗人的吧!这怎么可能,就算是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那也做不到这个程度啊!”

“应该不是骗人的,我已经打听过了,人族的那些人都知道这天城学院出了三名天赋绝佳的弟子,一个就是场中和阿武师兄对决的这一个;还有两个就是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和那个大胡子的”大叔“!”

“哇咧,我的天啊,要我看,那些人族的人还动不动说什么我们魔族和僵尸一族的人是妖孽,真正的妖孽分明就是眼前的这三位才对!”

“什么妖孽,那分明就是人形魔兽!”

……

听到兰曦的自我介绍,魔族和僵尸一族的高层眸光也是微微一闪,虽然之前他们就听说了眼前这个孩子的特殊之处,但是现在亲眼见了,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

……

两人互相介绍完之后,阿武还没等兰曦出手,就立刻开口说道:“我认输!”

听到阿武的话,台下顿时再次一片哗然。

“什么嘛,还没打就认输,真是孬种!”

“别说了,阿武师兄不是这样的人,你没看到我们魔族和僵尸一族的那些高层也都没有什么反应嘛,我想,这次阿武师兄会直接认输,应该就是他们的授意!”

“可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太……总之,感觉很丢人!”

……

人族这边的席位上,摩羯看着对面魔族和僵尸一族等的席位上的众人,微微皱了皱眉,对和他隔着一个位子的梓晨开口说道:“梓晨,你说这魔族和僵尸一族的人到底打着什么目的,就这么认输了,未免也太不对劲了。我们这次的比赛可是七局四胜,我们之前已经赢了两局,再加上这一局,若是魔族和僵尸一族那些人想要翻盘的话,那剩下的那四局他们就一局也不能输!他们哪里来的自信他们可以四局皆胜!”

听到摩羯的话,梓晨悄悄放出一丝神识,偷偷探查了一下魔族和僵尸一族那边席位上的情况,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正当梓晨疑

正当梓晨疑惑之时,一抬头正好看到评委席旁魔族和僵尸一族的高层的席位上,皇城学院的院长正好对着魔族和僵尸一族的那些高层点了点头。看到这一幕,梓晨忽然想到了什么,再联想到之前探查皇城学院的席位的时候察觉到的那丝若有若无的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气息,顿时就确定了她的想法。

想到这里,梓晨转过头对即将出场的摩羯传音道:“你上场后不要和他们打,直接认输!”

听到梓晨的话,刚要起身的摩羯微微一愣,接着反应过来,随即对梓晨传音道:“梓晨,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猫腻?!”

听到摩羯的话,梓晨点了点头,对摩羯传音道:“我若是猜的没错的话,剩下的那四局比试出场的那些皇城学院的弟子应该都是神降者!”

听到梓晨的话,摩羯顿时瞳孔微缩,却是很快反应了过来,“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有数!”

此时兰曦已经回到了观众席上,而与此同时,就听到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大声开口道:“第四局,皇城学院王力对决天城学院摩羯!”

“小心!”看了看对面迫不及待地踏入赛场的那名青年男子,兰曦微微皱了皱眉,对起身向着赛场走去的摩羯开口说道。

“放心,我会小心的!”摩羯对兰曦和梓晨笑了笑,转身走向了赛场。

这个时候梓晨把自己的猜测和兰曦说了一下,听到梓晨的猜测和担心,兰曦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晨晨的猜测不会有错的,就算是错了也没关系,不是还有三场比赛嘛!”

“嗯嗯,就算前面三场都输了,等最后一场,我也会赢回来的!”梓晨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

摩羯和对面那名皇城学院的青年男子站在赛场上左右对峙着,那名青年男子看到摩羯,一脸兴奋地开口说道:“我是皇城学院的王力,987岁,火系灵魔师,五级”仙师“修为!”

王力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摩羯开口说道:“摩羯,34岁,黑暗系灵魔师,九级仙师修为!”

听到摩羯的自我介绍,王力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一脸兴奋地挑了挑眉开口说道:“虽然你的修为在‘我’之上,不过,今天,我一定会让你输得很惨,很惨,很惨……”

“我认输!”还没等王力把话说完,就听到摩羯直接开口说道。

“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很温柔的,我……等一下,你说什么?!”王力不敢相信地看着摩羯开口问道。

“我说,我认输!”摩羯再次大声开口说道。

“什么?!‘你认输’?!我还没打呢,你怎么可以认输,你怎么能认输呢?!不行,我不接受,我们还有比赛,我的修为可是不如你的,你怎么能认输呢?!你怎么可以如此没有骨气,连打都没打就认输呢?!我说……”原本他可是计划好了待会儿对战中他要如何折磨对面那个小子的,可是现在那个小子忽然认输了,这不是让他的计划都付诸东流了吗?!这怎么可以?!

看着还在那里疯狂地劝说着自己的“王力”,摩羯摇摇头,转身跳下擂台,一个闪身,回了观众席。

见状,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长老不理会还在那里发疯的另一名参赛选手,直接开口宣布道:“第四局,皇城学院王力获胜!”

听到这个结果,魔族和僵尸一族以及皇城学院的席位那边响起一阵欢呼声,与此同时,人族这边则是一片哗然。

“摩羯到底在搞什么,修为明明在对方之上,怎么就这么认输了?!”

“就是啊,战都不战就直接认输,真是够窝囊的!”

“什么嘛,依我看啊,那个摩羯肯定是对方派来的奸细!”

“奸细?!不太可能吧,该不会是他身上有什么伤势,所以无法战斗吧!”

“那他怎么不早说啊,依我看,他就是魔族派来我们这边的奸细!”

“没错,他一定是奸细,否则怎么会这样!”

……

听到周围的众人的话,摩羯玩味地笑了笑开口说道:“梓晨,这下我可被你害惨了!”

听到摩羯的话,梓晨不在意地笑了笑开口说道:“总比你直接死在赛场上要强的多吧!”

就在几人说话间,就听到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高声开口道:“第五局,皇城学院季连如媚对战天城学院季连如诗!”

听到皇城学院的长老的话,扫了一眼对面已经走上赛场的那名满脸娇媚的粉衣女子,梓晨皱了皱眉,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对季连如诗传音道:“如诗学姐,对方不是一般人,你还是认输为好,否则,你可能会遇上危险的!”

听到梓晨的传音,季连如诗头也不回地向着赛场中走去,同时对梓晨传音道:“怎么,想看我出丑是吧,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就算是她真的不一般,我的事情也不用你多嘴!”

说话间,季连如诗便已经站在了赛场中央。

看到站在自己对面的季连如诗,季连如媚妩媚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如诗妹妹,好久不见了!呵呵呵……”

季连如诗听到季连如媚的话,眼睛眨也未眨,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季连如媚一般,直接开口说道:“季连如诗,3205岁,木系灵魔师,五级仙皇修为!”

看到季连如诗的反应,季连如媚不

季连如媚不在意地笑了笑,开口说道:“既然,如诗妹妹想和我做陌生人的话,那我成全如诗妹妹你!”

说到这里,季连如媚顿了顿,随即开口说道:“季连如媚,3245岁,木系灵魔师,五级仙皇修为!”

两人互相介绍完之后,转头看着那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长老,那名长老见状直接开口道:“比赛开始!”

听到那名神界的长老的话,季连如诗立刻对季连如媚展开了攻击。不过,季连如诗的攻击都被季连如媚轻松地躲开了。大约十招之后,季连如媚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季连如诗开口说道:“季连如诗,作为你的姐姐,虽然你不认我,但我一样会让你十招的;现在十招已过,下面,该我了!”

说到这里,季连如媚微微笑了笑,开口说道:“如诗妹妹,你放心好了,我只出一招,只要你能接的下来,那就是你赢了!”

说着,只见季连如媚轻轻一挥手,接着,就听到周围一阵吸气声和惊叫声传来,季连如诗只觉心口一凉,艰难地微微低下头,就看到一根藤蔓从背后传入,横穿而过,藤蔓的枝头正好从她的心口处窜出。

“爆!”

下一刻,随着季连如媚一声低喝,季连如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锐痛,接着,整个炸开了一般,便再也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看到季连如诗的情况,季连子义从皇城学院的队伍中窜出,想要冲入赛场,却是被赛场外围的防御结界给拦住了。

“放我进去!”季连子义一脸疯狂地看着那名神界的长老大叫道。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听到季连子义的话,微微摇了摇头,还是一挥手,打开了防御结界,放季连子义进去了。看到这一幕,梓晨和兰曦以及司徒玺和司徒御、季连子轩也都走进了赛场。

季连子义抱着季连如诗,冲着周围的众人大叫道:“你们谁是医师?求求你们,救救她,救救她……”

这个时候,梓晨和兰曦等人走上前,季连子轩转头看着梓晨,梓晨见状点了点头,走上前,看着紧紧地抱着季连如诗的季连子义开口说道:“把她平放在地上,我看看她的情况!”

听到梓晨的话,季连子义愣了领,接着回过神来,立刻将季连如诗平放在地上,梓晨走上前,检查了一番,随即向着季连如诗体内输入了一丝精神力,接着拿出一枚极品九转回魂丹给季连如诗服下,再次检查了一下季连如诗的情况,半晌,抬起头,一脸为难地看着季连子义。

“我妹妹她怎么样了?!她是不是没事了?!”季连子义一脸紧张地开口问道。

“她……”听到季连子义的话,梓晨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半晌,梓晨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已经尽力了,不过……如诗师姐她全身经脉以及五脏六腑已经都化为了灰烬,而且,她的魂魄也被震碎了。我给她输了一丝精神力,暂时稳住了她的一丝魂魄,也用丹药恢复了一下她的伤势;不过,她身上的伤势在丹药的帮助下可以恢复,但是她的魂魄……我目前还没有办法治好她!所以,就算她能暂时活下去,那也只能是……行尸走肉一般!用不了多久,她的魂魄就要消散了。而且魂魄消散以后,没有了魂魄的支持,她的**也支撑不了多久的!一会儿她就要醒了,她大概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了,有什么话,你就赶快和她说吧……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如诗她……怎么会……我不相信,一定不会这样的,如诗一定不会有事的!”季连子义听到梓晨的话,有些不敢相信,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如诗,在那里一脸无助地低声自言自语。

“大哥……”

忽然传来一声微弱的声音,季连子义赶忙低头看怀里的季连如诗。

季连如诗艰难地拉着季连子义的衣袖,艰难地开口说道:“大……哥……我……没事……咳咳……”

“如诗,都是哥哥不好,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们!都是哥哥的错!”季连子义一脸崩溃地大哭道。以前,其实他也不怎么在意这个妹妹的,在他看来,想季连如诗和季连如画这样满脑子里都是男人的女人,没有资格做自己的妹妹。所以,对于这两个妹妹,他也一直是爱答不理的。直到自己的身世真相大白,自己的父亲不再对自己疼爱有加,而且母亲也因为他不得父亲疼爱而不喜欢他,族里的众人更是因为这些事情而对他态度加以改变,只有如诗还像以前一样,一直爱着他这个哥哥,不管有多少人在背后议论他,嘲笑他,如诗都会站出来维护他。他才觉得有个妹妹其实也挺好。可是现在……

“哥……哥……你别……哭……这不怪……你……”季连如诗艰难地开口说道,“真的……哥哥……我……都是……我……自己……自找的……若是……我……不是……那般……任性……的话,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如诗,你坚持下去,哥哥一定会找到救你的方法的!如诗,听话,哥哥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季连子义一脸焦急地大叫道。

听到季连子义的话,季连如诗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过头,看着司徒玺,开口说道:“阿玺……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听到季连如诗的话,司徒玺有些为

徒玺有些为难地看着季连如诗,半晌开口说道:“如诗,你先别想太多,好好休息一下,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听到司徒玺的话,季连如诗艰难地勾了勾嘴角,艰难地开口说道:“我……知道……了……”

在此之后,季连如诗转过头看着梓晨开口说道:“谢……谢……我……”季连如诗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随即便倒在季连子义的怀里气绝身亡了。

“如诗――”季连子义察觉到季连如诗气绝身亡,痛苦地大叫一声,接着一口血吐了出来。

“大哥,你没事吧?”季连子轩一脸担忧地上前扶住身形有些摇晃的季连子义,担忧地开口问道。

季连子义推开季连子轩,把季连如诗交给季连子轩,开口说道:“我没事,你照顾好如诗!”

说完,季连子义不给众人留下反应的时间,转身便大叫着向着季连如媚冲过去,“妖女,我杀了你!”

站在几人不远处的季连如媚见状一挥手中的藤蔓,下一刻,众人便看见藤蔓从季连子义的背后透了出来。季连如媚收回藤蔓,一脸不悦地开口说道:“搞什么,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偷袭本小姐,做梦!”

说话间,季连子义一口血吐了出来,还没等几人上前,便直接倒地身亡了。

而季连如媚就仿佛没看到这一幕一般,直接抬起头看着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长老,开口说道:“长老,你是不是应该宣布比赛结果了?!”

“季连如媚,你……”季连子轩看到季连子义也死在了季连如媚手中,就要冲上前去,却是被司徒玺和司徒御给拉住了。

“子轩,你冷静一点……”

这个时候,东宫夜雨皱了皱眉,转头看着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季连如媚一脸不悦地开口说道:“季连子轩,怎么,连你也想对我出手吗?!我有做错了什么吗?!刀剑无眼,比赛原本就存在着危险,大比又没有说不能死人!季连如诗死在我手上只能怪她自己学艺不精。至于季连子义,他要要杀我,我只是自保而已!他会死,那只能说他运气不好,怎么能够怪我呢?!”

说到这里,季连如媚转过头看着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长老开口说道:“神使大人,我说的没错吧?!”

听到季连如媚的话,那名神界的长老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季连如媚的确没有犯规。”

说到这里,那名神界的长老顿了顿,再次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第五局,皇城学院季连如媚胜!”

听到那名神界的长老的话,天城学院的一众学员和季连一族的弟子都是一阵愤怒,却也没有办法。随后,季连一族的弟子上前带走了季连子义和季连如诗的尸体,比赛继续。

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看到季连子轩等人的表情,轻叹一声开口说道:“第六局,皇城学院东宫夜樱对战天城学院东宫夜灵!”

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的长老话音刚落,一名看起来柔弱无骨的样貌清秀的黄衣女子便从皇城学院的队伍里走了出来。看到那名黄衣女子,梓晨直接对东宫夜雨开口说道:“东宫师姐,我们这场比赛还是放弃吧!”

听到梓晨的话,东宫夜雨有些不悦地开口说道:“为什么要放弃,对付东宫夜樱那个贱人,我还是没问题的!”

听到东宫夜雨的话,梓晨对东宫夜雨开口说道:“东宫夜樱有问题,她已经不是以前的东宫夜樱了,她现在拥有的实力是你无法想象的!你好好想想之前季连如媚的样子,难道还不明白吗?!”

听到梓晨的话,东宫夜雨不悦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这样的存在他们有一个就够了,怎么可能那麽多人都发生异变!再说了,就算是东宫夜樱真的不是以前的东宫夜樱了,那我也不是以前的东宫夜雨了!”

看到梓晨如此规劝东宫夜雨,东宫司南顿时想到了什么,随即对东宫夜雨开口说道:“算了,小雨,这一次听云师妹的,我们放弃这一局的比赛!”

听到东宫司南的话,东宫夜雨转过头,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兰曦根本没有看她,只是一只关注着云梓晨,顿时对梓晨升起一股不满。在她看来,云梓晨唯一比得上她的地方就是修为,只要她在朴公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她不凡的实战能力,到时候,朴公子一定会被她迷倒的。到了那个时候,朴公子一定会接受她的。只要她有机会成为朴公子的女人,到了那个时候,云梓晨这个贱人,她一定会让她知道和她东宫夜雨抢东西会是什么样的“求生无路,求死无门”的悲惨结局的!

想到这里,东宫夜雨看着梓晨诡异地笑了笑,随即转身走向了赛场。

看到走下场的东宫夜雨,东宫夜樱柔弱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妹妹,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敢下场了呢!呵呵呵……”

“你给我闭嘴,谁是你妹妹!东宫夜樱,今天,本小姐就会让你知道庶出就是庶出,庶出是没资格做我东宫夜雨的姐姐的!”东宫夜雨一脸鄙夷地看着东宫夜樱开口说道。

听到东宫夜雨的话,东宫夜樱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却是很快就收敛了起来,再次恢复了之前那般柔柔弱弱的样子。

“东宫夜雨,3246岁,火系灵魔师,七级仙皇修为!”

!”

听到东宫夜雨的话,东宫夜樱轻咳一声,随即开口说道:“东宫夜樱,3244岁,火系灵魔师,七级仙皇修为!”

两人的话音刚落,那名负责主持大比的神界长老高声开口道:“比赛现在开始!”

随着那名神界的长老的话音落下,东宫夜雨就向着东宫夜樱攻了过去。而与此同时,东宫夜樱则一个闪身,就躲开了东宫夜雨的攻击。

下一刻,东宫夜樱再次一闪身,向后一滑,便和东宫夜雨拉开了距离。

接着,就看到东宫夜樱的身体里忽然窜出数千条红色的血藤,在血藤的周围还缠绕着层层火焰。见状,梓晨顿觉不好,赶忙对身边的东宫司南开口说道:“快让东宫师姐开口认输,快啊!”

东宫司南听后立刻反应过来,接着冲着赛场中的东宫夜雨大喊道:“小雨,快认输!”

东宫夜雨听到东宫司南的话,却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东宫夜樱周身的那些血藤虽然看起来有些恐怖,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她东宫夜雨还不至于被这小小的藤蔓给吓到!想到这里,东宫夜雨便直接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着对面的东宫夜樱冲杀过去。

看到这一幕,东宫夜樱诡异地笑了笑,下一刻,那数千条藤便从四面八方向着东宫夜雨攻去,瞬间就把东宫夜雨团团包围了。

紧接着,周围的众人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便看到赛场中央,那数千条血色藤蔓如有生命一般,瞬间插入了东宫夜雨的身体之中,不过几息之间,东宫夜雨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吸成了一具干尸。

“啊――”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族的席位上顿时传来一阵阵尖叫声。

“小雨――”东宫司南看到东宫夜雨的在他面前瞬间就被吸成了一具干尸,受不了这个打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便踉跄地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东司南上前,东宫一族的弟子便将东宫夜雨的尸体给移走了。

“她这根本就是邪术!”东宫夜灵一脸愤愤地大叫道。

听到东宫夜灵的话,东宫夜樱转过头对东宫夜灵笑了笑,开口说道:“没错,我这的确是邪术,那又如何?!我现在可是魔族的人,对战的时候实用些邪术有何不可?!”

听到东宫夜樱的话,东宫夜灵一脸气愤,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这个时候,人族的各大势力也都议论开来。

“我的天啊,这皇城学院的那些参赛选手简直就是一些杀人狂魔嘛,还是摩羯学弟有先见之明,直接认输了,这真是明智之举啊;否则,不但输了比赛,还要白白搭上性命,真是太不值了!”

“就是啊,这皇城学院的弟子也太可怕了吧,简直就是一些魔鬼,比那些魔族和僵尸一族的人还要可怕呢!”

……

------题外话------

亲们,求收藏,求收藏,小雅求收藏,谢谢!谢谢!

本书来自:

樟木头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按摩医院
贵州哪里治癫痫
安庆诊治白斑病医院
盐城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