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网络

【笔尖】南天一雷(微电影剧本)“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30 03:02:08

六月的天气,太阳刚露出脸,地上就像下了火,热浪浮动。处于四面环山包围中的守望村更是燥热不安,留守村子的老人和小孩一大早就在门前的大树下等待凉风的袭来。
突然,人们听到村头半崖上小伟家里传来小孩的哭声,再侧耳倾听,哭声更响亮了。接着看见一个小孩从小伟家里跑出来,站在门前的大石头上边哭便叫喊道:“快来人啦,快来看啊,我外婆好吓人……”
附近的大人闻声迅速赶往小伟家,走进荒凉的小院看见房门紧闭,小伟妈平时住的房子门也紧闭着,只有窗帘半卷。人们隔着窗子朝里看去,却被里面的惨状吓坏了。只见小伟妈侧躺着,嘴里不断地流着血。大人赶忙推门,想进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房门是里面上了插销的,怎么也打不开。情急之下,人们强行破坏了房门,才进入屋内。这时房内充满了难闻的尸骨腥臭味,几个胆子大的老人走近土炕边,发现小伟妈已经去世好几天了,全身僵硬,由于天热内脏已经开始分化,所以从嘴边流了出来。大人一边吩咐刚才哭喊的小孩赶快去找小伟的姐姐小珠,一边商量小伟妈的后事。
小伟妈强势一辈子,到头来落得如此下场。村里人只有叹息,再也没有怨恨。想当年小伟妈是村里出了名的“母夜叉”,没人敢招惹她。她名叫粉霞,长得膀大腰圆,一脸的坑坑洼洼,黑红皮肤,活脱脱一个粗俗的男人样。长相如此,天生的,没办法也就罢了。但为人处世更没有个女人样,天天和远亲近邻吵架,而且那嗓门吵起来,整个小山沟全是她一个人在闹。因此,她在村里是孤家寡人一个,基本没人和她说话,敢和她套近乎的人,那不是拉着老虎的爪子跳舞,玩命的行为吗。说不定哪一天,踩着老虎的尾巴了,反被她咬一口。所以还有谁愿意去搭理她呢。
粉霞自嫁给守望村的安定,她就是家里的“女皇帝”,一切事情她说了算,安定在她面前唯唯连声。粉霞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把孩子当作家里的三块宝,在家里宠着捧着,在外面谁都不能说她家孩子的过错。大儿子小俊被她娇惯得无法无天,在村子里横行霸道。今天打这家的孩子,明天又打那家的孩子,粉霞也跟着儿子每天和别人吵架。有一天,小俊和村里的一群孩子一起玩,由于小俊太霸道,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和阿明发生了冲突。两个人打了起来,小俊的胳膊受了点皮外伤,他大哭大闹,一霎时整个村子人声鼎沸。粉霞一听到儿子的哭声,连忙丢下手中的活,围裙都没来得及脱掉,便顺手拿起一根木棍朝人群围着的地方跑过去。她一边跑一边骂道:“谁家的小杂种,竟敢欺负我的娃娃,你等着,我今天非把你狗日的腿打断不可。”围观的人看见粉霞气势汹汹的样子,知道事情不妙,就让阿明赶快溜走。粉霞气喘吁吁地跑到儿子跟前说:“小俊,谁欺负你的,让妈看看。天哪,哪个小杂种把我儿子的胳膊打成这样了……快告诉我,我去扒了他的皮。”
小俊扑倒在粉霞的怀里哭道:“是阿明,妈,我的胳膊好疼呀。”
“阿明,这个混蛋哪里去了,我今天非要了他的命不可。”粉霞一边说着一边在人群里搜寻阿明。
围观的人劝道:“粉霞,小孩子一起玩受点皮外伤没事儿,就算了吧,快回家给小俊擦点药,过两天就好了。”
“不是你家的孩子,你们不知道心疼,今天的事我一定要弄清楚。你们都少管。”粉霞边说边拉着儿子朝阿明家走去。
围观的大人小孩再没人敢说话了,都静静地看着粉霞和儿子远去的背影。不一会儿,就听到粉霞扯开嗓子大骂道:“平时不好好管教你那贼儿子,现在倒好,他把我儿子的胳膊打成啥样了。快叫你家贼东西出来,我替你好好管教管教,也让他断一条胳膊,尝尝疼的滋味。”
“娃他阿姨,真是对不起,你就消消气吧。等我家的狗东西回来,我好好打他一顿,解解小俊的气。我们先给小俊擦些药,防止感染。”阿明妈一个劲地劝道。
“你舍不得打,我今天要当面收拾阿明,给他点颜色瞧瞧,看他以后还敢欺负我家小俊吧。”说着便坐在门槛上。
村里的人大老远听见阿明妈不停地道歉,而粉霞不停地嘲讽,不停地谩骂。就这样折腾了半天。人们实在忍不住了,便又上前劝粉霞回家。粉霞骂累了,也耗不住了,才起身拉着儿子颤巍巍地回家去了。阿明被吓得好几天都不敢露面。后来阿明妈领着阿明,带着礼物,去小俊家道了歉,这件事才算了解。
小俊有他妈撑腰,在村里如此,在学校里也一样。他既是班霸也是校霸,初中没上完就去大城市闯荡了。小俊一走,小伟接了他哥的班,小伟甚至比他哥还厉害。他不仅打架出名,偷鸡摸狗之事更让村里人防不慎防。
有一段时间,守望村晚上总是有人偷鸡。第二天村民们议论纷纷,说听到半夜村里有动静,张三家少了一只鸡,李四家少了两只鸡。这时,粉霞在一旁骂道:“半夜三更,谁干这种缺德事,如果抓住就把他从这个村赶出去。”
村民们也附和道:“粉霞说得对,这害群之马一日不除,我们一日难以安身。”
有一天晚上一点多,张大爷由于拉肚子蹲茅厕,他隐隐约约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和窃窃私语声,他出于警惕赶忙关掉手电筒,细听有什么动静。不一会儿,他看见一股手电光从他家房顶扫过,最终落在邻居家的墙头边。张大爷急忙打开手电筒,朝墙边打过去,正好撞在了小伟的脸上。小伟和同伙跳下围墙,狼狈逃走。之后这件事在村里迅速传开,小伟偷鸡的事很快传到粉霞的耳朵里,她觉得丢不起这个人。于是,一天清早,她坐在门前的大石头上开骂了:“哪个嚼舌根的,断子绝孙的狗东西,诬陷我家小伟偷鸡。难道我家就缺一只鸡吗?呸,我儿子才不干那缺德事呢……”
村民们一边干活一边自言自语道:“大清早,听到这泼妇乱咬人,真不吉利。”
只听得粉霞休息了一会儿接着骂道:“谁说的,你有本事拿证据出来呀,我要上乡政府告你去。没人站出来是吗?说明你也是个懦夫,只会在背地里嚼舌根,小心着,哪一天你的舌根会被阎王爷割掉的……”
就这样,粉霞骂一会儿,休息一会儿,没完没了地折腾了一天。村民们各干各的事,没人去搭理她。天黑时分,她的嗓子都沙哑了,这才停下来。
从那以后,无论小伟在村子里干什么事都没人去理会,只是在心里希望他早一点离开这个村子。而小伟更是肆无忌惮地干一些伤天害理的事,见啥偷啥。偷了本村,偷邻村。粉霞对儿子的行为从不过问,如果别人提起,她便破口大骂,极力维护儿子的名声。
几年过后,小伟翅膀长硬了,没读完初中终于外出打工了。村民们长吸一口气,背着粉霞一片欢呼:“这个害人精终于要走了,太好了,这下我们村有好日子过了。”
至于粉霞的女儿小珠,她长得眉清目秀,倒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但那股骚情劲儿,让正常人难以忍受。由于粉霞重男轻女,经常称女儿为“嫁汉”,“婊子”等。女儿一天学也没上,十七八岁直接外出干活挣钱了。
粉霞的三个孩子一个接一个飞出了穷山沟,这时她和丈夫在家里只种一点庄稼,到年底等着儿女归来,为他们二老孝敬一点盘缠。一眨眼功夫快过年了,粉霞看见别人家的孩子一个个都回来了,她也天天站在门口的大石头上等待她家的三块宝快点儿回来。腊月三十,小珠面色憔悴地回来了,两个儿子捎信说过年不回家。粉霞的这个年过得心里空荡荡的。正月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一个月,但人们没见到小珠的人影儿。两三个月过去了,村子里三人一簇,五人一群偷偷地议论道:“听粉霞隔壁的邻居说,他那天去清理他家门外的粪池时,发现里面有一个刚生下来的死婴。那不是小珠生的,还能有谁。”
“可不是吗,粉霞这段时间也不见出来骂人了。”
“她还有脸说别人,那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吗。”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秋末冬初,粉霞把女儿嫁给了邻村的一户人家,人们也不再提及过往的事。
日历翻过一页是一天,翻过一本是一年。粉霞就这样翻了两三本日历,两个儿子还是没有回家来过年。突然有一天,小俊回来了。人们听说他是在外面染了什么难治的病,这才回家来养病的。
自从小俊回来之后,粉霞在村里大喊大叫的声音突然消失了,就连习惯于给她回音的大山也开始寂寞了。平时老实本分的安定更是一句话没有了,人们猜想小俊的情况不妙,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他毕竟是本村的孩子。于是,村民们陆陆续续地去看小俊。首先迎出来的是粉霞,几日没见,她消瘦了好多。以前紧绷的衣服变得宽松了,原来紫红的圆脸已变作瘦长脸,眼圈深陷,原本充满凶光的眼神又新添了几份无奈与忧愁。她忙招呼大家进屋,又是倒水又是找吃的,那客气劲儿倒让人们心里不舒服。再看看躺在炕角的小俊,真有点认不出来的感觉。灰黄的小脸隐隐约约能找到几年前模糊的轮廓,眼神呆滞无光,露在外面的半截胳膊瘦如干柴让人毛骨悚然。他身上的贼匪气息荡然无存,只有垂死边缘挣扎的叹息。人们见此情景不免伤感,忙安慰道:“粉霞,你也放宽心,听医生的安排,好好照看就是了……”
“我们前几天去了趟北京,医生不让住院,只开了药,让回家静养。我可怜的儿子……这是造的什么孽呀”粉霞一边用手捶胸一边哭诉道。安定在一旁只是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
沉默了没几天的守望村让一声悲惨的哭声叫醒了,大家都慌乱起来,急忙向粉霞家跑去。小俊告别了他的青春年华走了,粉霞哭得撕心裂肺,地动山摇。出殡的那一天,安定蹲在墙角跟缩成一团,没有眼泪,没有声音,也没有细微的动作,整个人就是一尊快要倒塌的石像。粉霞被几个人搀扶着,哭干了眼泪的她,此时只能发出“嘶嘶”的声响。她一次又一次地朝儿子的灵柩扑去,这样折腾了几次便昏厥过去了。等她醒来时,只有安定和小珠陪在她身边。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小伟始终没有露面。村里有关小伟的各种传言满天飞,有人说他在兰州当贼头,有人说他在包头当赌徒,还有人说他已经被公安机关关了起来。总之一年之后,大家的说法应验了。粉霞收到了包头公安机关的便函,小伟犯了偷窃罪入狱思过。本来还未走出痛失爱子阴影的夫妇俩,这时又一次掉入了万丈深渊。残酷的现实生活给他们俩判了无期徒刑,粉霞整日以泪洗面,见人就哭,见人就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两个儿子的事,一遍又一遍地抱怨老天对她的不公平。时不时地仰头长嚎:“老天爷,你睁开眼睛看看,你怎么这样对待我,你赶快把我也收了去吧……”一转身又自言自语道,“我听见我的小宝回来了,他叫我呢,赶快回家了。”说着在拐杖的帮助下摇摇摆摆地朝家走去,人们望着如同干柴摇摆的背影,不禁暗自伤心难过。
粉霞就这样疯疯癫癫的一天在门前徘徊,等待儿子的出现。安定把所有的怨恨和酸痛都装在心里,久积成病,从此卧床不起。没过几个月,安定便离开了这个给他太多伤痛的世界。从今以后,偌大一个家就只剩下粉霞孤零零一个人了。只有女儿偶尔来看看她,或者女儿让孩子给外婆送一点吃的来。除此之外,粉霞家再没有任何人出入。
天气晴朗的日子里,粉霞便拄着拐杖,拖着沉重的身体,爬爬跪跪来到门前的一块石板上坐下来,眺望山那边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村子里偶尔有路过的行人,听到半崖上隐隐约约传来有气无力的咳嗽声。抬头望去,便看到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就知道是粉霞。
寒冷的冬天或是阴雨连绵的时节,守望村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粉霞独坐在冰冷的土炕上,两眼透过半卷窗帘,直呆呆地盯着紧闭的大门。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推开大门,进入她孤独的视线。每天从天微微发亮到天黑不见五指时,粉霞始终没听到推门声和人的说话声,也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身影,甚至连一只飞鸟也没看到。她失望地倒在土炕上,在等待中煎熬那漫漫长夜。她不想拉上唯一能带给她一丝希望和光明的窗帘,窗帘半卷,她梦想着在夜晚小伟能够透过窗子看到她。
粉霞呆滞的目光,穿过半卷窗帘,在无情的岁月里无奈地等待着。最终没有一人推敲她等待的门扉,她在失望和希望的交叉口绝望地走了。

共 45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通过《半卷窗帘》,我看到了一个自作自受的粉霞形象------从膀大腰圆的母夜叉,泼皮无赖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孤苦伶仃的样子。由于过分强势,老公安定一辈子屈辱窝囊,孩子们一个个没有是非观念,缺乏家教,最后误入歧途。真可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粉霞自作自受,晚景凄凉。本文环境烘托人心,脉络清晰,情节层层激进,步步为营。通篇语言流畅,布局巧妙,内涵丰富,极富感染力和启迪性。透过标题《半卷窗帘》,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人一生行事为人的全貌。结尾处与标题呼应,很有特色!着实是本文一大亮点!!好文共赏,推荐阅读!【编辑:汉水银湖】
1 楼 文友: 2015-12-20 14:16:06 又见作者佳品,内心着实喜欢!感谢分享,遥握祝好!
2 楼 文友: 2015-12-20 14:16:45 期待中的精品,感谢赐稿!!问好莲藕文友!
 楼 文友: 2015-12-22 16:0 : 4 是报应吗?为什么她至死都没有过忏悔?是无奈吗?为什么她常常叹息?可怜的人儿,何时能学会善待?拜读佳作,问好姐姐!
4 楼 文友: 2016-07-16 06:07: 7 虽然没有 精 的标志,但是我看到了作品的亮点,看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底;该文虽没有红豆闪光,并不影响作者的荣誉,相信远方的文友不为红豆去恢心,我读了该作为你赞一个,这部作品是我心中的 精 。我们携手前进在江山文学大道上。问好!握手!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7-16 18:26:2 谢谢鼓励,遥握。儿童感冒止咳药哪个效果好
关节疼痛手足麻木涂抹药油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