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旅游

剑道师祖 第九十二章斗宝

发布时间:2019-10-14 04:18:46

剑道师祖 第九十二章斗宝

剑,鼎,盾,丝四件法器练成一线,青年手指一勾那金色蚕丝的一头自行飞来缠绕在他手指上,双手掐诀间剑锋指向陆鸿,绿色小鼎旋转着,厚厚的盾牌则挡在他身前。

“都说剑修以剑破道,一剑可破万法,我倒是想知道当今剑界人要如何才能破的了我的法宝”,

手指一动,金色蚕丝绕了开来,并不急着困住陆鸿,而是像蛇一样在他身外游移。

陆鸿侧身避开从身后飞回的大印和金剑,正欲上前那绿色的小鼎便急啸而来,气势丝毫也不下于那块大印,他不得不拔高丈许,只是这么一来就彻底落在那青年的法阵中了。

金剑,大印,小鼎鸣颤之际互成犄角将他困在中间,金色蚕丝在法器与青年之间游移。

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四件法器方一形成合围就一拥而上,从三个方向分击陆鸿;道道剑气在陆鸿身外延展开来,他的剑雀不再如折扇般展开,而是呈锥形散出。

剑气多是走无坚不摧的路子,但任非踪的六式剑雀却是攻守兼备,尤其一式剑雀开屏,不仅可以反弹剑气,还可以反弹一切力量和灵气。

而剑雀开屏的第二形态连独孤伽罗也没有见过,不是陆鸿不肯教她,而是因为从没有人能逼他用出这一形态。

青年见过不少剑招,但这样的瑰丽剑气也是次见识,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

“当当当”,

剑雀与三件法器在陆鸿身外悍然相撞,陆鸿体外灵气猛地一缩,而那三件法器俱都被弹飞了出去,那瑰丽剑气也随之而消散。

倒不是那三件法器当真能击溃剑雀开屏,而是维持这一形态着实太耗灵气,以陆鸿此时的境界即便耗尽全身灵力也只能维持约莫一炷香时间。

剑气消失,三件法宝飞散的一刹那陆鸿再次斜身飞出,好像弓开满月后射出的利剑,然而这一次青年却只笑了一笑,双足一踏脚下水纹流转,他竟身子不动,自行飞出了三丈。

“恩?”,

陆鸿的剑气卡在迎面而来的蚕丝上发出“锵”的一声响动,双眼却看到他脚上踏着的那双白色靴子,方才他身形移动时凭借的并不是身法,而是这双靴子

他自然不知道这双踏云履乃是炼器宗出了名的法器,哪怕是一个凡人穿上这双靴子也能日行千里,丝毫不觉得疲累,宗内弟子遇到强敌是多是凭这双踏云履保命。

火花在身外飞溅而起,金蚕丝一道道缠绕而来,攻势无比绵密,习练兵器的人都知道这种又长又软的东西天生就克制剑;但陆鸿剑法卓然,对付这种软思也极为擅长。

剑气现在金蚕丝上稍稍一带,继而往后回挑,手指缠绕,金蚕丝也身不由己地一根根缠在剑气上,直到这十数丈长的金蚕丝绕成一砸又一砸,全身都崩的紧紧的,此时金蚕丝一端缠在陆鸿已然凝实的剑气上,一端则缠在青年的手指上,又全身崩的笔直,陆鸿向后一拉青年就身不由己地飞了过来,纵然脚下有踏云履也是无用,这本该用来困住陆鸿的金蚕丝现在反倒成了他的累赘。

“地剑”,

那青年尚飞在半途陆鸿便祭出了地剑,厚重的土黄色剑气透地而出,从后方袭来的三件法器尽数被震得飞散在半空,飞旋之际嗡嗡作响。

“天剑”,

灵气在之上游走而过,丝丝电流也一闪而过聚集在指尖,一道恢弘剑气如虬龙般飞出,浩荡雷威随之压来。

所谓天剑,自然具有天雷之威,上一次陆鸿对卢魁时顾忌同门之情,那一式天剑自然留情几分,这一次对上这青年却是毫不留情,天剑之上雷威尽现。

那青年只看到前方那碗口般的粗细剑气奔袭而来,继而眼前一切都变成了蓝色。

“当”,

“咔”,

他看见那道剑气重重击在自己身前的盾牌上,厚重的盾牌周身巨震,盾面上出现一道道裂缝,在剑气的冲击下倒压回来重重撞在他胸前的薄甲上。

随即是一连串的裂响之声,那厚重的盾牌连同他身上的薄甲在剑气之下片片龟裂,他“唔”地一声倒飞了出去,匆忙之间解开绕在手指上的金蚕丝,脚下踏云履灵气一动,带着他飞速向后飞去。

天剑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尖斜刺了出去。

青年狼狈地落在大车上,身上衣甲全部剥落露出在重击下形成一片淤血的胸膛,知道自己的确不是陆鸿的对手,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道:“今日你我分不出胜负也罢,改日你到了中州自当再会,告辞”,

“嗖嗖嗖”,

双手一掐诀,飞在空中的三件法宝全部收回到乾元袋中,四只云豹嘶吼几声拉着车撵便往外飞奔。

陆鸿气笑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一来就逼自己出手,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打输了却又不承认,转身就跑。

可惜他招惹的人并不是一笑泯恩仇的正人君子,陆鸿的性子虽不至于睚眦必报,但也不会轻易放走敌人的,见他要逃,将金蚕丝放入乾元袋中足尖一点便飞了出去。

青年的那辆车撵乃是特殊打造,轮轴与寻常马车截然不同,跑起来那叫一个飞快,加上四匹云豹的脚力,逃起命来也有几分风驰电掣的味道。

只是这车撵再快终究是在地上跑,论速度还是比不过在天上飞的陆鸿,他虽然废了一番功夫,但一番追逐后仍是追上了这凉车撵,远远的二指一点一道剑气便射在车撵上。

“叮”,

出乎意料的是锐利的剑气并没有刺破车撵的铁皮,反而一阵鸣颤后被弹散在车外,而车撵沉重异常,在他的剑气冲击下连一丝颠簸都没有,依然稳稳地在路上飞奔,这大大出乎了陆鸿的意料,只觉得他这辆车撵虽然不能用于战斗,但比他先前祭出的法宝显然更加高明。

陆鸿双眼中流露出熠熠神彩,心中爱宝之意油然而生,脚下追的更急。

后方的晏小曼嘻嘻笑道:“这个愣头小子可要倒霉了,就凭他那辆马车,四只灵兽夫君便不会放过他”。

北京哪家治疗宫颈炎
长沙哪个妇科医院好
黑龙江哪家医院看精索静脉曲张好
江苏治疗妇科疾病有哪些方法
天津盆腔炎好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