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旅游

当代天师 162章 母子相逢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4:09

当代天师 162章 母子相逢

借助于孔萍凡人成仙体的人生感悟和经历,陈自默一朝顿悟,短时间内却也无法完全做到如孔萍那般,将心灵完全净化,达成一众凡的境界,y8uncsu

这,与陈金的能力,在某些方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接下来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陈自默时常把自己关在书房中沉思,领悟,感触,去尝试那种心灵的净化和追求一种天人合一的心境,却现举步维艰。

转眼间,暑假已经过去大半。

这天上午十点多钟。

陈自默正在书房中盘膝冥想,寻求天人合一之境时,忽而感应到了七星迎仙阵中,传来一种异样的波动。

不是术士的气息,不是变种人的气机。

是心灵上的感觉。

是,血脉的悸动。

陈自默睁开了眼睛,神情瞬间变得极为复杂,一股排斥的戾气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

但随即,被他强压了下去。

他起身走到门口,开门出去,看到陈自蛮蹲在校凉亭旁的花池边,拿着木棍拨拉着蚂蚁玩儿,便招呼道:“蛮哥,去把街门打开,有客人来了!”

“哦。”陈自蛮起身,往前院走去。

陈自默到堂屋拿,拨通了父亲在厂里的办公室:“她今天来,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正在忙着算账的陈金拿着疑惑地问道:“谁来?”

“我妈来了……”

“啊?”

“你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她现在在家呢?”

“没有,快到了。”

“那你怎么知道的?我没告诉她家里的……”

“你回来吧。”

……

放下,陈自默起身走到外面的凉亭下,负手而立,静静等待。

自上次父亲谈及和母亲偶遇,并劝他原谅母亲之后,陈自默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并不会犹犹豫豫是见或不见。只是,他还没有考虑好,如何面对?

她现在的样子,变了么?

想到这里,陈自默才豁然现,记忆中母亲的模样,竟然不那么清晰了。

一些路过陈宅的村民们,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由东向西,驶过了村东的石桥,继而缓缓停在了宽阔的陈宅大门前,副驾驶位置下来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下车后迅将后排车门打开,微躬身,一手伸到车门上方遮挡,一手将拿着的伞撑开遮住了阳光,姿态恭敬。

一名穿着白色短袖衬衣,黑色齐膝短裙,高跟凉鞋的女子,从车上下来。

女子相貌美丽,却自带着一股子浓郁的上位者的强势威严,故而略显冷漠。她化着淡妆,肤色保养极好,若非那股子气场太强,很难让人看出她的实际年龄。

路过的村民们看到这名女子,都不禁心生疑惑。

那是谁?

陈家竟来一些美丽的女人,前些日子来了一位出尘脱俗,如画中仙子般的人儿。今天,又来了这么一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自带拒人千里之外气场的漂亮女子。

看着有些眼熟,像是……

一些年长的村民,忽而就想到了陈瘸子当年的老婆,李香兰!

站在车门旁,李香兰抬头望着颇有气象的陈宅门楼,以及那匾额上铁画银钩的“陈宅”两字,神色间充斥着浓郁的感慨和回忆,谁不曾年轻过?

谁不想,青春不老?

大门是敞开着的。

一个瘦瘦黑黑,看上去十七八岁年纪,身材矮的半大孩子,腰背佝偻着,从大门内跨过门槛出来,站到门侧,双臂自然下垂,细长的眼睛中透着淡淡的疑惑,打量着李香兰和撑伞的随从人员。随即,陈自蛮的眼睛看向了刚从车上下来,走到李香兰另一侧的司机——黑色短袖t恤,黑色西裤,黑色皮鞋,戴副墨镜,不那么肥硕,却格外坚实的肌肉,将t恤撑得紧绷绷的。

司机也注意到了陈自蛮。

如野兽对危险的敏锐感知,陈自蛮确认戴墨镜的男人,很危险,于是他细长的眸子里,凶芒毕露!

浓烈得杀气迅冲出体外,弥漫在两者之间。

司机皱了皱眉,踏前一步,半挡在了李香兰的身前,轻声道:“李总,心些。”

“陈自蛮。”李香兰淡淡地开口了:“你干爹在家吗?”

“没有。”陈自蛮地回答。

“你弟弟在吗?”

“在。”

“我要进家,你会阻拦吗?”李香兰微微一笑。

陈自蛮想了想——这个女人他记得,在京城和干爹游览故宫时,遇到过,后来干爹还和她一起吃饭的。再想想刚才弟弟的话,陈自蛮点点头,抬手指向那名司机,道:“你可以进来,他不行,他行。”

手指,点了点撑伞的助理。

李香兰侧头,淡淡地道:“老方,你在外面等我们吧。”

“可是李总……”

“这是我儿子的家,这孩子,是我儿子的干哥哥,还能有什么危险吗?”李香兰没来由得反怒了,冷冷地看了眼司机,然后迈步往台阶前走去。

助理撑着伞亦步亦趋地跟上。

院子里树木繁茂,花草郁葱,红砖青瓦,和多年前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于是就更添了回忆中对时光的感慨酸楚。

而院落也在岁月中,添加了一丝沧桑。

处处绿荫的缘故,助理已经收起了伞,情不自禁地赞叹道:“李总,这里乡下的家院,也太美了吧?”

“应该是,独此一家吧。”李香兰微笑道:“至少,当年是。”

走过圆门,李香兰停下脚步,看向了被绿树和植被环绕,一方池旁的凉亭下,那个负手而立,清瘦,不那么挺拔,却笔直如刀剑般的年轻身影。

一米七多点儿的身高,穿着普普通通的白色短袖运动衫,白色运动短裤,白色运动鞋。

俗话“儿随母,女随父。”

陈自默的相貌,更多随了母亲,所以没有陈金那般英武霸气,但清秀儒雅,书生气十足。而修行术法以来,随着自身修为尤其是心境的提升,更让他气质然。

李香兰的眼眶,瞬间湿润,心痛得她忍不住抬手捂住了胸口,微微弯腰。

陈自默轻轻淡淡地道:“回来了?”

一句带着疑问,更像是问候,甚或是质疑、指斥的“回来了?”让李香兰霎那间泪崩,她哽咽着喊出了“自默……”,一边快步走向儿子,但距离亭还有两米时,她忽然停下了脚步,无比哀伤又内疚地看着儿子,她看得出来,儿子淡漠的神情,还有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透出的毫不掩饰的排斥。

“自默,对不起……”李香兰扑簌簌落泪的眼睛中,满是哀求和自责。

陈自默笑了笑,道:“他在监狱的时候,身不由己无法看我,你呢?”

李香兰哭泣着:“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

“嗯。”陈自默点点头,道:“你现在过得很好,我过得也很好,那么,见到我了,就可以回去了……得话再多了,就会激矛盾,徒增不快。”

言罢,陈自默转身往堂屋走去。

“自默,妈妈知道错了!”李香兰大声尖叫着嘶喊:“妈妈从现在开始,一定尽全力弥补,给妈妈补偿的机会,好不好?妈妈求求你了……”

走到堂屋门口的陈自默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哭成了泪人的母亲,道:“我不恨你了,但,不会原谅。”

李香兰怔住,泪水不断滑落。

此刻,陈金出现在了圆门口,看着李香兰在亭前泪如雨下,神情悲怆懊悔至极的样子,陈金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和声道:“来之前,怎么不提前打个?”

李香兰豁然转身,怒视着陈金,喝道:“打?我等了这么久,你没有给我回复!我给你打,你是不是就要带着儿子跑到几千里之外躲着我?你是不是,怕我抢走了儿子,将来没有人给你养老送终?!”

“香兰……”

“陈金!”李香兰似乎想要把满腔的伤痛和懊悔,尽数转化成愤怒泄出去,“自默是我们两个人的儿子,我不会抢走的,我只是,想要给他创造更好的生活和受教育的条件,让他能够拥有更没好的将来,而不是窝在乡下农村里,和一群文化和素养相对底下的村民,生活在一起!”

话语很刺耳,很傲慢,很自大。

但陈金并未生气,从上次白启林向他提出建议,已然做出决定之后,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并考虑过最坏的结果,所以,现在这般情况,他当然不会生气。

至于李香兰刺耳的话语,陈金更不会去反驳什么——话难听,但属实。

站在堂屋门口看着这一切的陈自默,神情淡漠。

虽然年仅十六岁,但他已然能够明晓许多道理,在学校里,苏莹莹也曾和他谈过这方面的问题。也许换做其他村民听到这番话,必然会愤怒地跳脚怒斥,些什么忘本啊、没有农民哪儿来的粮食饿死你们,或者直接扣“瞧不起农民”的大帽子。而事实上,从综合素质水平上来讲,由于经济条件、平均受教育的文化水平、生活环境文明现状等等原因,这种差距确确实实存在。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具体地址
成医附院在线预约
卵巢早衰能治疗吗
合肥治疗妇科医院
汕头割包皮过长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