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法律

武魂王座 第三一七章 堂主贾贵

发布时间:2020-01-18 14:32:55

武魂王座 第三一七章 堂主贾贵

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眼前的景色发生了改变,从旷野走入了山峦,不过四下里还是像原先一样荒凉!

而在层层灰雾之中,隐约露出了一座城池。

这座城池看上去很是残破了,城墙上很多地方都缺了口子,城楼上没有旌旗飘扬,城门口也没有卫兵站岗,城门前悬挂着老大的牌匾,上书两个血色大字――诛天,在这死气沉沉的阴间,显得愈发的刺眼。

宴客、肥鱼带头走了进去,方飞扬紧随其后,然而半只脚刚跨入城门口,眼前就闪过数道黑影。

那些黑影统一披着残破的斗篷,把脸隐藏在阴影之中,只露出腐烂结痂的手掌,而且似乎没有腿,像没有重量一般轻飘飘的漂浮在半空之中!

四周的温度顿时阴冷了下来!

“摄魂鬼?”方飞扬眉头皱了一下。

先前在路上时,方飞扬等人就已经从宴客、肥鱼那里得知,这座囚牢的守卫就是这种鬼物,所以此刻并不如何吃惊。

可他也没想到,居然自己前脚一进城门,这些摄魂鬼后脚就找上自己。

而原先一直在他前方数米处的宴客和肥鱼,此刻却不见踪影。

方飞扬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了,这应该是宴客和肥鱼对自己一行人的又一次试探吧!

如果是真的饲主,当然不会怕区区摄魂鬼,如果是假的,哼哼……

眼看四周的摄魂鬼慢慢围拢了上来,方飞扬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拿区区摄魂鬼试探我,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

一丛火焰突然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上!

三足金乌自带的大日真火乃是天下万火之祖,对于这些鬼物而言,堂堂皇皇能够焚尽万物的大日真火,无疑是他们最惧怕的东西之一!

火焰亮起的瞬间,原本跃跃欲试的摄魂鬼们,同时发出凄厉的尖叫,飞一样的四散奔逃。

摄魂鬼散去的瞬间。宴客和肥鱼又回来了,宴客一脸歉意的说道:“看我们这记性,忘记提醒各位饲主大人了,陌生人只要进入城门。就会自动受到摄魂鬼的攻击,该死该死!”

肥鱼也随声附和:“的确该死,不过各位饲主大人法力通天,区区几个摄魂鬼,又怎能伤到几位大人!”

两人一唱一和。态度恭敬,表现的特别无辜。

方飞扬笑了,他若想要这两个小鬼的命,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跟这种小喽喽有啥好计较的!

“无妨,带我去囚牢里面看看吧!”

“这……”宴客和肥鱼脸上同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宴客说道:“饲主大人见谅,不是小的们不听话,实在是进入囚牢的钥匙,只有牢主大人有。我们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啊!”

肥鱼也附和道:“正是,不如各位先随我们一起,去见一见牢主大人,花不了多少时间,然后咱们在……”

话说到这份上,若是方飞扬坚持不见,反倒容易惹人怀疑。

“也好,你们前面带路!”

诛天城不大,宴客和肥鱼在前面带路。绕了几个弯之后,就把方飞扬一行人带到了城中心的一所府衙前。

让方飞扬等人惊奇的是,一路上走来,并没有发现其他鬼魂或是差役。也没有看见任何一座看上去像牢房的建筑,总觉得这诛天城有点名不副实的味道。

这座府衙看起来也很破旧了,不过这诛天牢里平时也没什么案子要办,能被囚禁在这里的犯人,大多都是跟百鬼宗对着干的高手。

对于这些人,也犯不着审判。基本上都是直接关押起来,榨干净最后的利用价值之后,便任其自生自灭,永无出狱之日!

正因为如此,这座府衙平时基本上没有犯人要审,久而久之也就荒废了。

宴客和肥鱼带着方飞扬一行进入府衙,肥鱼一路小跑,提前进去报信,宴客一边走一边跟方飞扬解释道:“整座府衙平时就我们两个差役,同时兼任狱卒,牢主大人兼狱长,平时也没啥公务,他这会儿应该不是在修炼就是在睡觉!”

说话间,就见肥鱼从后堂又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个个子高瘦的黑衣男子,脸色苍白的不见半点血色,隔着老远就开始冲方飞扬一行拱手行礼道:“不知几位饲主大人驾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这些俗礼,能免则免!”方飞扬面无表情的挥挥手,心想既然要装大人物,那就要装的像一些!

一路走来,陈霄生、宁醉和肖云裳三人很自觉地跟在方飞扬身后,也不怎么说话,所以让宴客、肥鱼甚至是这个黑衣男子都产生了错觉,觉得方飞扬才是这些人中的主事者!

为了能见机行事,方飞扬也就默不作声的接受了这样的身份。

“怎么称呼?就叫你牢主?”

“不敢!”那男子谦卑笑道:“小人生前原名贾贵,不过那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他这话说出来,方飞扬才注意到,这贾贵其实是阴魂鬼身,不过也不知是修行了什么功法,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死气!

“请问几位饲主大人,来诛天城有何贵干?”

“这还用问?”方飞扬冷笑了两声,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上面派我们几个下来,找个囚犯问点儿事情!”

说的太多或是太清楚了,都容易露出破绽,这样的答案最好,反正谅你也没胆子继续追问。

果然,贾贵没有再问什么,而是恭敬的说道:“那就请几位饲主大人,出示入牢凭证和堂主手谕吧!”

“这个……”方飞扬沉吟了一下,心里暗叫不好!

刚才一时疏忽,没有找机会提前向宴客、肥鱼问清楚,也没来得及事先准备,这会儿要出示什么宗门凭证和宗主手谕,却到哪儿找去?

“堂主大人正在闭关,再加上我们来的又急,忘记带了!”方飞扬随便编了个理由。

贾贵脸上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色。

“一个人忘记带或许事出有因,难道几位大人都忘记带了?”(未完待续。)xh211

瓯海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虎门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龟头炎方法
南充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玉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