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美食

风魔第四百八十六章磨刀霍霍二

发布时间:2020-01-21 22:17:55

风魔 第四百八十六章:磨刀霍霍(二)

碧落和雪影联合起来,加上背后情报全力支持的辰雨,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了,之前她们都已经萧寒下落不明而有些心中惴惴不安,做出出兵六国的决定不免有些信心不足,但是现在,她们终于放下心来,要出兵了!

“主子,如玉夫人唤您下午吃晚饭。”凭窗而立,萧寒心绪有些乱,倒不是担心自己应付不了欧阳倩,而是感觉自己的摊子铺的有点大了,自己有点照顾不过来的感觉。

处理完黑塔行省的事情,自己也该回去好好的想一下,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哦,你让她先吃着,我一会儿就过去。”萧寒挥了挥手道,似乎想要将脑海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甩掉。

“主子,您不去,夫人恐怕是不会吃的。”剑五小声提醒道。

“知道了,我这就下去!”萧寒不悦的转过身来。

对于萧寒,剑五有切身的体会,那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老主子心狠手辣,那是表现在明面上的,新主子虽然顶着老主子一张面皮,可狠辣在心里,老主子一生起气来,那是雷霆如火,令人感到恐惧,而新主子同样令人感到恐惧,可并没与那种随时随地的要掉脑袋的感觉。

新主子要比老主子理智和仁慈多了,不过新主子的心机和手段却在老主子之上,这一点老主子比不上。

跟着新主子应该比老主子要强,剑五心理琢磨开来,连二哥那样的人都投靠了新主子,为了自己的前程,这一宝可不能押错了。

萧寒来到了楼下餐厅,如玉看到萧寒走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相迎道:“大人,贱妾做了些酒菜,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

“哦,你还会做菜?”萧寒小小惊讶了一下。不过迅即释然,像如玉这样的女子,自然是经受过各种训练的,这做菜自然也是其中的一项而已。

“大人是不相信如玉吗?”如玉娇媚的一笑。撒娇道。

经过雨露的滋润的如玉,更是散发出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的惊人艳光,眉梢眼角处满是慵懒满足的绝世动人风情,妩媚迷人至极点。

“当然不是了。不过你一个当家清倌人,也会亲自下厨做菜,实在是令我感到惊讶而已。”萧寒定力深厚,也不免刹那失神,坐了下来。

“大人,这个是菩提子,您日理万机,最耗脑力了,吃这个可以补充脑力!”如玉曲意迎奉指着其中一盘晶莹如玉籽的菜肴说道。

“呵呵,那我就尝尝?”萧寒拿起筷子。夹了一颗送到嘴里,“嗯,不错,香甜爽口,如玉你有心了。”

“大人喜欢的话,如玉以后天天做给您吃。”如玉一副惊喜莫名的情状说道。

说话的当口,萧寒又夹了一筷子送入嘴中,说道:“这东西天天吃也会发腻的。”

“是,是……”如玉连忙称是道。

“说吧,你这么曲意的讨好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这无事献殷勤,如玉虽然一遭成了女人,可也不至于转变这么快,这个女人是欧阳家的卧底。要想收其心,却不是太容易。

“是这样的,大人,如玉在红袖添香订购了一件旗袍,本来说好了,今天去取的。因为大人回来了,所以没有能够去成,所以如玉想……”如玉期期艾艾的望着萧寒,有些紧张害怕的说道。

“一件旗袍而已,何须夫人亲自去取,派个手下去一下不就可以了?”萧寒知道这个女人是想出去,八成借这个取旗袍的机会去见欧阳倩。

“你是去见欧阳倩吧?”萧寒冷不丁的问道。

“啊,不是的,大人,贱妾如今已经是您的人了,欧阳总管一看见我破了身,我的话她不会再相信了。”如玉慌忙的解释道。

“这倒是,那个女人生性多疑,这么多年来就像一只老鼠似地,不见天日,说实在的,我还真有点可怜她呢。”萧寒瞥了如玉一眼,自顾自的说道。

“这么说,大人您是答应了?”如玉心中一喜道。

“我答应,我答应你什么了?”萧寒白眼一翻,反问道。

如玉唯唯诺诺道:“那您的意思是?”

“明天本督陪你去,如何?”萧寒微微一笑,问道。

“大人,您陪我去?”如玉吓了一跳。

“怎么,不行吗?”萧寒冷冷的问道。

“不,不,大人,您能陪贱妾前往那是再好不过了。”如玉话音越说越低,内心极其的复杂。

“那就好,我以为你不愿意呢!”萧寒自顾自的吃了起来,黑塔本来就是以粗鄙的武人,吃饭自然不像那些文雅的贵族,萧寒也不喜欢贵族式的吃饭方式,所以这方面不需要伪装,本色行事就可以了。

说实在的,萧寒与黑塔在某些方面倒是很类似,同样的不喜欢被人控制,不喜欢奉迎,只不过黑塔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底线,他已经沦为一个畜生了!

要是在战场之上,强敌围困,吃死去的人肉,那是为了生存,或情有可原,可他并非山穷水尽之时,他居然生吃活人脑髓,这简直就是禽兽都不如!

如果如玉知道她之前要跟的是这样一个男人,她还会不会答应给欧阳倩当这个卧底呢?

在萧寒看来,如玉的破绽太多了,欧阳倩用她,根本就是过来送死的。

当然,萧寒现在还不打算提醒如玉,等她看清楚欧阳倩的真面目,她就会幡然醒悟了,自己的命运该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别人的提线的木偶。

如玉吃的不多,理由自然是没有胃口,桌上的菜肴大部分都进了萧寒的肚子,这如玉的手艺还算不错,跟家里的那帮子女人有的一拼。

如玉要起身收拾碗碟,不过萧寒拉住了,让大奴和小奴过来收拾,而他则将如玉拉进了书房。

“大人,您……”如玉有些惊慌,昨天晚上。她就在这里失身的,虽然创伤已经恢复,可昨晚萧寒猛烈的需求还是让这位美丽的棋子心有余悸,不免的心生出一丝恐惧来。

“今晚我不会把你怎样。我有些话要问你!”萧寒一瞧如玉的模样,就知道她内心想到了什么。

萧寒将如玉摁在椅子上之后,也搬来一张椅子,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现在,我问你每一个问题。希望你如实的回答,如若不然,你知道后果的。”萧寒背靠椅背,翘起了二郎腿道。

“大人想知道什么,贱妾知道的,一定不会对大人隐瞒。”如玉紧张的手绞着衣角道,好歹也是圣阶高手,虽然是下意识的动作,却也能随时随地的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望。

“那就好。”萧寒抵御力强,这个女人训练已久。这是习惯自然,兼而媚骨天生,确实很多男人都难以抵抗住她的诱惑。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欧阳倩的?”萧寒问道。

“十六岁那年,我父亲含冤入狱,病死之后。”如玉对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当然是记得非常清楚。

“什么罪名?”萧寒问道。

“谋反。”如玉见萧寒居然问起她的往事来,紧张的情绪渐渐放开,眉宇间点点愁绪渐渐的散发出来。

“你父亲是一名子爵吧?”

“是的,我父亲立过战功,所以因功得封子爵。”如玉回答道。

“你父亲一个小小的子爵,官职不过卑将。如今得封爵位,脱离军中,如何谋反?”萧寒不解道。

“那是因为我父亲曾经在元王麾下作战,而元王殿下因为争储被废。所以就遭到了牵连!”如玉道。

“照你这么说你父亲是遭到牵连而已,为何却是遭人陷害呢?”

“我父亲虽然在元王手下作战,可他并不是元王手下将领,只是因缘际会,我父亲是抽调过去,在元王麾下听命而已。再说那时候,是对外征讨,后来家父就以暗伤为由,退出军队,得了一个子爵。”如玉道。

“难道朝中有人搞株连,把你父亲牵连进去了?”萧寒问道。

“不是,是格里亚伯爵看重了我父亲封地,他就想法设法的想要将我家的土地买过去,我父亲不同意,这可是我家今后生活的来源,于是这就结下了仇恨,于是怀恨在心的格里亚伯爵就伪造了一份元王邀请我父亲参加他的叛乱的书信,上面许了我父亲爵位、官职,还有财富,这份信被送到帝都,皇帝震怒之下,就将我爹的爵位革除,然后直接下狱了,不久之后病死在狱中!”如玉满眼雾水说道。

“这么说,你父亲还真是含冤致死。”萧寒唏嘘道,“是不是欧阳倩替你报了仇?”

“是,当时我根本没有能力报仇,格里亚那个奸贼在我父亲下狱之后,就带着人将我从家里赶出来,然后就霸占了我家的庄园和土地,要不是欧阳总管,我早就饿死在街头了。”如玉满怀虔诚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对我说这些,很有可能令我动杀机,而杀了你?”萧寒突然目露凶光道。

“杀了我也好,反正我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亲人了,活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如玉丝毫不惧萧寒阴狠的目光。

“可惜了!”萧寒忽然一笑,摇头说道。

“可惜什么?”如玉下意识的抬头问道,女人的心总是笔记哦啊好奇的。

“你是不是有一个喜欢的男人,叫罗俊,他也在替欧阳倩做事?”萧寒忽然一笑,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如玉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萧寒,瞪大眼珠子,脑海中一片空白。

“如玉,其实你心理想什么,我都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对我撒谎。”萧寒早就发现自己这个奇特的能力,比他修为高的,可能会有点苦难,但只要是跟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只要他想,他就能知道她内心想些什么,当然这也有一个距离的限制,一般的情况下,不超过三米,超过三米的距离。那就不行了。

天狐一族女人的花冠,果然是太神奇了,这使得萧寒又一次想起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小妖精来。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如玉失落的坐了下来,眼神之后无助和迷茫令人不由自主的心生一丝怜惜。

这不是装出来的,萧寒感觉到,他甚至有点认为自己太过于卑鄙了,不过他不能放任这样一个心有异心的女人待在自己身边。即使他不想杀这个无辜的女人,也要将她控制在手中!

“如玉,做密谍这一行,最好不要跟同行产生感情,否则痛苦的会是你自己,罗俊不适合你,还是早点斩断这段思念吧。”萧寒这一句却是出自肺腑之言。

“大人……”如玉抬头,迷茫的望着萧寒。

“以后不要称呼我大人了,叫爷吧,我喜欢这个称呼。听着亲切。”萧寒道。

“爷!”

“好了,你下去休息吧,顺便把剑五叫上来。”萧寒站起来,转身过去道。

“爷,要不要大奴和小奴她们……”

“不要了,你当我是铁打的不成?”

如玉走后,剑五很快就推门走了进来:“主子,刚才看到如玉夫人眼圈红红的?”

“你什么时候学的跟那些贵妇们八卦了?”萧寒冷哼一声。

“主子恕罪,剑五下次不敢了!”

“欧阳倩落脚之处,查到了吗?”萧寒没有理睬。继续问道。

“查到了,不过不敢确定,这女人行踪诡异,一向狡兔三窟。而且善伪装,这么多年来,仇家遍地,她却好好的活着,实在是不好对付。”剑五说道。

“你先说你查到了什么地方?”

“雾隐阁。”

“这个雾隐阁是个什么地方?”萧寒不明的问道。

“雾隐阁是一个相当豪华的所在,里面招待的都是非富即贵。普通人连大门都别想进去,主要是以豪门贵妇为主,而且里面还有专门为这些女人提供那个……”

“不就是些深闺怨妇寻欢作乐之所嘛,你何必说的这么弯弯绕吗?”萧寒一听,就知道这雾隐阁是干什么的了,敢在梦哥城开这么一家淫秽的会所,客人还都是豪门怨妇,这背后的主人势力和能量不小呀!

要是让那些贵族富商们知道自己老婆在这里给她带了一顶又一顶的绿帽子,那还不把这雾隐阁拆了,现在这雾隐阁居然稳稳当当的开着,赚着那些女人丈夫辛苦赚来的钱,又给他们的丈夫戴着一顶顶绿油油的帽子,这个雾隐阁背后的老板不简单呀!

“主子,雾隐阁是獠牙大人的产业!”剑五小声提醒道。

“什么,是他?”萧寒吃了一惊,这个那该死的黑塔可没有告诉自己,看来这个黑塔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说出来,他这是在利用自己,好一个黑塔,我说你怎么答应的这么快嘛,原来你这小子想要让自己跟欧阳倩碰个头破血流,若是两败俱伤就更好了,到时候他再脱困收拾残局!

不过,黑塔,你算盘打的太精了吧,你以为我就一两个人吗?

黑塔号上萧卢蓦然一睁开眼,寒光四射。

“刘顺!”萧卢的声音骤然在熟睡的刘顺耳边炸响,吓的他披上一件外袍就跑了出去。

“萧卢大人,您老什么吩咐?”见识过萧卢杀人的手段,刘顺现在半点脾气都没有了,让他干啥就干啥,听话的不得了。

“带我去见黑塔!”萧卢脸色一沉,吩咐道。

“是!”刘顺心中一突,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突然想见那个人呢?

刑室中,黑塔被凿穿了琵琶骨,用铁链吊在了半空之中,一身修为也被封住了。

“黑塔,为何对我隐瞒雾隐阁的事情?”萧寒的声音骤然从萧卢的嘴里发出来,吓的站在一旁的刘顺亡魂直冒,而吊在半空之中的黑塔更是一抬头,惊骇不已的望着萧卢!

“你以为我离开了,就不能看不到你了吗?”萧寒的声音继续从萧卢嘴里发出来,“雾隐阁背后的主子是你还是你弟弟獠牙?”

“你是怎么知道雾隐阁的?”

“这还要多亏了你的敌人,要不是她,我怎么会怀疑雾隐阁根本就是你的产业,你弟弟獠牙不过是给傀儡而已,对吗,我说黑塔总督大人?”萧寒冷笑的问道。

“你这个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发现雾隐阁,不错,雾隐阁确实是我的产业,獠牙也占了一部分股份,我很少过问雾隐阁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獠牙再打理,所以给人的假象雾隐阁的真正老板是獠牙。”黑塔一字一句的说道,如今修为被封,他不过是肉体稍微强悍一点的人而已。

“你开设雾隐阁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对付欧阳倩那个女人吧?”

“不错,当年就是他设计破坏我跟如玉公主的好事,我隐忍了这么多年,这一次本来是报仇的极好机会,却没有想到被你给破坏了!”黑塔愤怒的说道。

“你真的以为欧阳倩会上当吗,还有你那弟弟会按照你设计的剧本走下去吗?”萧寒冷笑一声道。

“你什么意思?”黑塔不忿的叫道。

“你死了,獠牙就是新的黑塔总督,总督和哥哥之间,你认为他会选择谁呢?”萧寒哈哈一笑道。

“啊,叛徒……”黑塔拼命的挣扎着怒吼,发泄着心中压抑的狂怒!

黑塔一生中最痛恨的就是背叛,所以当然得知亲弟弟为了权位背叛了自己的消息,自然是痛苦万分。

“哎……”萧寒摇了摇头,退出了对湛卢身体的控制!

ps:最后两天了,召唤打赏,召唤月票,过期不投作废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黄冈市第二人民医院
莱西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排行
三亚治疗牛皮癣最新的方法
济宁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