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游戏

江南小说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59:02

节  1939年,深秋。  二个年轻收山货模样的人走在新宾前往铁岭的山岗上。  他们面前是馒头一样的山势,山路蛐蛐弯弯。沿途山路可以看到:红的是枫叶,黄的是秋树,褐色的是白桦,紫色的是榆树。  这个时节当地人叫五花山的季节。山色五彩缤纷,让人心旷神怡,使每一个看到此时此景的人都会不住地慨叹:好美的丘壑,好美山河啊!  一连几天的旅途,让这二个人也有些疲惫,高个子稍瘦的男人说:“谭弟,休息一下歇歇脚。”说着就在路旁的山坡草皮上坐了下来。另一个姓谭的年轻人,屁股刚刚着地就忽然坐起来起来奔向身后一颗缠绕满藤条的高大的水曲柳树。  他脱掉外衣和鞋子,钻进密密的藤条形成的巨大树冠下。  高个子再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沿着树枝向上攀爬了很高的地方!  只见他双脚狠狠踏着树枝,树枝上下飞舞,双手抱着树干使劲摇动着,像一个淘鬼在跳舞!  高个子男人听到了野果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有的果子都顺着山势滚落到他的身边。他顺手拣一颗,是野生猕猴桃!  深秋大拇指大小的野生猕猴桃显深绿色,个个都十分饱满发亮。  高个子放到嘴里就吃了一颗。猕猴桃此时已经经历了霜冻,它的汁液像乳汁白色且格外甘甜。  “谭新宇,你真是不知道累的家伙,但你立功啦,真甜!”  树上的谭新宇还在晃动树枝,好像没有听见。果实纷纷落地,树叶也随着果实像一只只蝴蝶袅袅地打着旋落了下来。  当高个子在尽情享受第四个野果的时候,谭新宇用黑色外衣兜着沉甸甸的猕猴桃来到他的身边。  “营哥,吃这个尝尝,肯定甜倒牙!”  “真好,我是小时候在老家时长工们采回来吃的,都多少年没有吃到这么甜的野猕猴桃子啦!大掌柜要是在场的话如能顾得上吃一个尝尝多好啊!”  说话的人姓吴名子辉,是东北抗日联军的一名营长。  夕阳桔红般已经紧贴着山顶了,此时,一阵凉风吹过。  “弟,我们出来快百天了吧?”  “是啊!”谭新宇把一颗野果扔进嘴里,腮帮子鼓鼓的。“现在不知道司令在哪里?”  “他应该还在浑江通化一带,不会太远,他知道我们已经把事情办妥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吴子辉说着叹息道:“当家的胃病很重,不知现在到底怎么样啦?”  “这几十天的步行,让你这个大少爷很吃苦了。”谭新宇揶榆地说。  “怕吃苦我就不会上山啦,苦不要紧,就是想知道窝蓬和大当家在哪里?我们要尽快把山货交到大当家手中啊。”  “貂皮,我看护护得很好你少当家放心哦。”说着他紧贴着吴子辉的耳朵说:“和杨司令一起打小日本真解恨!”  太阳完全落到山的后面去了。山下村落的炊烟已经飘到山沟。  “天晚了,下山到镇子里找个客栈。”吴子辉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叶拉起谭新宇下山了。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镇。傍晚了,大街上还会看到农民穿着破旧的衣裳赶着牛车拉着苞米在回家,木车车辕呲呲嘎嘎地响着。几只饿狗在拼命似的争夺一块骨头。整个小镇弥漫在炊烟里,炊烟里又满是蒿草的味道,浓浓的的,而谭新宇鼻子尖,他居然还闻出现在了土豆糊茄子的气息!他用胳膊碰了一下吴子辉:“子辉哥,栈里有土豆炖茄子吧?”  “有的,肯定还有小米粥。我到闻到了烧苞米的喷香啦。”他们在一家长岭客栈住了下来。客人不多,屋子还算干净。他俩要了一个小间住了下来。吴子辉放下身上的山货,来到客栈屋子的四周看看。老板娘是个三十几岁的长得很白净的人。她以为吴子辉对自己的房间不满意,说:“这位兄弟没看好房子吗?你可以再选一间。前天那帮男人刚刚走,把屋子乱七八糟,我刚刚收拾好些,这几天人不多大兄弟可以随意选吧。”  吴子辉看看客栈的周围环境是他的习惯。当听到老板娘说“那帮男人时”他问了一句:“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老板娘说:“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都背着枪,都能喝酒也都那骂人。”  听到都背着枪,吴子辉警觉起来,问:“他们都是土匪吗?”  “不像,除了喝酒骂人还都客气,酒钱饭钱还多给我,给他们找钱,反而让他们生气。”  “他们骂了什么?”  “他们都骂一个姓程的是什么鳖犊子。”  “程什么?”  “没有听清”  “骂他干啥?”  “说要拉着他们去杀一个姓杨的司令还是姓郎的司令,我没有敢问。”  吴子辉听到这里,顿时心里像刀割了一般,他知道抗联出了大事了。  吴子辉断定肯定是抗联三师师长程斌被日军收买率领部队叛变了,刚刚离去的人是痛恨程斌叛变投敌离开三师的逃兵。  他这是预感到抗联灾难的来临。抗联老岭会议时他就看出程斌的情绪很不对头。杨靖宇派他和谭新宇去找党的组织汇报东北抗日联军的抗战情况,临走时吴子辉就告诉杨司令注意程师长的异常举动。  杨靖宇拍拍他的肩膀说:“我教会他写字和打枪,他不会辜负我。”  第二天他和谭新宇就离开了抗联总部,临走时,政委宋铁岩把他们送到五女山口拉着吴子辉的手说:“司令把自己的警卫营吴营长和自己的警卫小谭派出去和党建立联系,可见对你们的信任同时你们要知道你们的责任重大。  吴子辉的心怦怦直跳。他还是平静地吃了老板娘做的土豆炖茄子还有玉米大碴水饭。吃饭一半,谭新宇喊老板娘问有没有咸菜,一会儿功夫就听到厨房的玷板一阵细密的刀声,很快一盘当地芋瓜腌制的小咸菜端了上来,咸菜切得细细还放了香油和葱花。  吴子辉问老板娘:“那伙人没有说去哪里了?”  老板娘说:“其中有一个留着胡子的人说,他们还要回城……山,我没有听清。”  “城子山,是不?”  “有一个人还说回凉水泉。”  “哦,谢谢你了。”  吴子辉全明白了,这支小部队回辽宁西丰城子山了。这座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山泉叫凉水泉。他觉得现在自己应该赶上这支部队,一切疑问都会明了。    第二节    出新宾百公里路是铁岭,唐代设置为千户镇。在北行百公里就是城子山,古代高勾丽民族曾在此建立军事基地,威峨崇峻绵延几百里。山顶有一个很大的四季都流淌的泉叫凉水泉,它从山顶石缝汹涌流下,形成碾盘河。春夏秋泉水成瀑布,大自然经过千年开凿的瀑布下,形成无数的潭,有饮马潭,有绿茵潭,有红鳟潭,有春潭、夏潭、秋潭和冬潭,还有桃花潭、秋菊潭、映山红潭、松潭、石岩潭、猴王潭、白马潭、云彩潭、雾潭、女儿潭、净月潭、回龙潭、凯旋潭。  从远处看,城子山四季都笼罩着浓浓的的雾水中。  山脚下有一个镇子叫凉水泉镇。  沿碾盘河北行四里路有一个长三里路宽二里路的村子叫中合村。  村外有一个很大的农家庄园,有几十栋青砖黑瓦的建筑。庄园缘山势而建,环庄园都是果树,有桃树、李树、樱桃树、杏树、山楂树还有干枝梅花树,当地人家都叫它百花庄园。这个百花庄园的主人姓吴,叫吴祖兴,是东北很有名的吴员外。西丰、开原、东丰、辽源、梅河口、柳河一代都有他置办的土地和产业。他有二子三女,大儿子吴子煌帮他答理家业,小的二儿子吴子辉三年前考入北京燕京大学法律系学习。三个女儿都已经出嫁,有大女儿吴玉在奉天府,二女儿吴玮在县里教书。三女儿吴霞在天津岗务局。吴老爷疼爱的是二儿子吴子辉,他四十五岁才有的这个儿子,而且因为生他妻子生产后大流血,孩子满月后不久就去世了。所以他对这个孩子关怀备至,雇佣专门的当地年轻保姆来喂养。这个孩子从小就文静懂事,让吴老爷高兴和自豪的是,他自幼聪慧,善解人意,志向远大。白天小子辉和保姆在一起,晚上吴老爷总是要把他抱在怀里才能睡觉,常常惹得大儿子很不高兴。有一次吴老爷对来家里闲聊的客人说:“我的子辉将来会继承祖辈的基业。”大儿子气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哭了起来。子辉打小就爱读书,六岁入私塾到以全省名考入燕京大学,吴老爷都没有操心。临去上学校前,吴老爷专门在县里的饭馆宴请亲朋好友和子辉的老师,并和大家照相留影。据老人们说,当天放的鞭炮灰拉了三马车。子辉上学后,每年放假都回到山庄看望家人,每次都要去看看当年的老师和他的保姆。吴老爷也让保姆来庄子里帮助他答理家务,让她的男人做护院。送他们的孩子去私塾,过年过节又给子辉的保姆和私塾老师送去点心和鹿茸和人参。  今年是丰收年,特别是果子。下午,吴老爷跟随几个家丁看到庄园下面,看到黄橙橙的鸭梨,看到绯红的苹果,还有一串串的山楂。他走到一颗柞树下,树上爬满猕猴桃树藤,柞树的叶子已经泛黄。告诉他们:“子辉小时候吃的是这种叫软枣子,特别是下霜冻后更好吃。”说着老人的声音有些梗咽。“他有三年没有回来了,他也该回来了!”老人自言自语。  吴子辉真的回来了。吴子辉真的回来了,现在就在距离百花庄园四公里路的城子山上。  吴子辉在客栈时的判断在这里都得到了证实。  这小股人是抗联三师程斌的二团三营一连的人,连长姓曾名奎武。他们被抗联收编前就是盘踞在城子山的土匪有二百多人。环山西丰、清原、东丰、梅河口四县没有不知道这伙土匪。日本人和当地的警察局对他们更加惧怕,他们神出鬼没,抢夺枪支和粮食。为此,日本关东军曾派军队多次清剿,收效甚微。没有办法,日本人在这四县建筑炮楼,办公地址都选在城里而且配备机关枪。吴子辉的到来让这伙抗联小部队的沮丧一扫而光。曾奎武在不久前的老岭会议上见过面。他俩都负责会议的保卫工作。在这次会议上他看到了多次听说的“抗联状元”吴子辉,也看到了抗联机要一支花吴子辉的妻子秦霞。因为他俩同时来自北京燕京大学,有很多人还次看到大学生。曾连长还听说了抗联有很多的策略和命令都是吴子辉与杨司令共同参与和起草。所以全军都知道吴子辉的名字和职务,那时吴子辉是抗联一军警卫营营长,因一军军长是杨靖宇,所以大家把警卫营戏称“御林军”把吴子辉戏称为“吴教头”。在老岭会议上曾奎武还和谭新宇一起夜里查过哨,小谭还把自己的羊皮大衣给曾连长穿上,怕他冷。所以吴营长和小谭赶来城子山和他们相见,曾奎武感到非常惊喜,在木克楞的房子里用的礼节招待了他们并告诉吴子辉:“程老大被日本收买了,他不顾兄弟义气还拉出人马去攻打杨司令的老岭总部,战斗前我们才发现受骗,我急着告诉营长,营长说我们只听长官的话,于是我带几个兄弟跑出来了!出来的路上还碰上了小日本在督战,我们杀了几个鬼子也死了几个兄弟终于逃到新宾岭。”说着,曾连长把腮帮咬得很紧,眼中流出了泪水。“下山时,我听到枪声像爆豆似的,后来山上就起火了。杨司令真是凶多吉少。”城子山山势陡峭,山风吹来,高大的松树发出簌簌的声音,让人身上发抖。而落叶打着旋扑在木克楞的房顶上,也扑在人们的心上。  谭新宇瞪大眼睛听着曾连长的话,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嘭地站起来,他手先是握着拳头然后伸进裤腰间拔出枪说对吴子辉说:“营长,我必须下山,豁出命也要找到杨司令!”  吴子辉听着曾连长的叙述,心如刀绞。看到小谭激烈的情绪,他抚摸着小谭的肩膀说:“程斌和日本人是打不死杨司令的,抗联是打不垮的。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找到杨司令和抗联总部。”  城子山上的夜晚很黑。密林中依稀看见一个月牙镶在寂静寒冷的夜空。猫头鹰在林间低飞,翅膀发出啪啪的声音。远处还不时传来嘎嘎嘎的夜鸟的叫声。  屋子里很昏暗,松明子已经换了几颗。曾连长急了,他说:“吴营长我剩下这几十来人都交给你了,为了寻找杨司令你看着安排吧!”  “对,吴营长,我们杀回去,找到杨司令;找不到我们去找程斌算账!”谭新宇也迫不及待地说。  吴子辉用手指掐了掐太阳穴,又拿起送明子点亮。  “目前敌我态势很不清楚,决不能贸然回去,我们应该先打听到抗联总部和杨司令在哪里后再做下一步决定。”吴子辉接着说:“曾连长你派出一个有经验的人明天和小谭一起出发,沿东丰、梅河口,清原、柳河一带打听杨司令和总部下落。不要贸然进入通化和浑江林区。”  “好!听吴营长的,曲江明天跟小谭下山。”第二天一大早,吴子辉把谭新宇还有曾连长派出的一个二十八九岁的战士叫曲江带到家里,和管家要了一些盘缠就让他俩沿着枫树沟和小四平奔东风去了。  大家听说吴子辉回来了,都奔走相告。子辉的保姆现在在庄园里帮助厨房管理财米油盐。她把子辉回来的消息个告诉了吴老爷,吴老爷还没有起床。  吴老爷传话:“把辉领到寝房里来见我。”  保姆一只手牵着子辉的手,另一只手抱着子辉的胳膊。保姆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圆脸有些清瘦,留着发髻。是她把吴子辉喂奶到三岁。是她把吴子辉看护到去县城里上学。保姆的儿子和吴子辉是一天的生日,当年她舍不得把自己的奶给自己儿子吃,让自己的丈夫早早去磨些高粱米粉熬成糊给孩子吃。因为孩子不愿意吃和吃不饱,孩子有时通霄都不睡觉,做母亲的她偷偷地哭。  一天,吴老爷来看儿子,同时也看看保姆的儿子。当吴老爷看到保姆儿子脸色蜡黄十分憔悴样子的时候,问保姆的丈夫,木讷的丈夫掉下来了眼泪。吴老爷回到家里,告诉管家,以后每天早上把新挤出来的牛奶熬好送子辉保姆家一份。 共 35854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症因素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
癫痫病人的饮食应该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