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佳木斯信息港 > 游戏

流浪仙人 第四十一章 死亡

发布时间:2020-01-17 00:05:22

流浪仙人 第四十一章 死亡

两个犀牛般大小的家伙各自仗着飞行技能在天上驰骋纵横、相互搏杀,爆出阵阵异响。

乐琳在地面上急得直跺脚,却没有办法上去帮半diǎn儿忙。

施法者在获得3阶法术后就开始拉开了与武者的差距,等到5阶就彻底把武者抛在了后面。其中很重要的一diǎn就是武者不会飞啊!!!

那些施法者们往天上一飞,武者们除了干瞪眼还有啥办法?

当然你可以拿弓弩去射,但是人家把错开位置的移位术、模糊自身的朦胧术、专用的防护箭失、护身的法师护盾、熵光护盾甚至隐雾术、隐身术等全开,你又射的中几箭?

除非你具有精灵血统,作个魔射手,否则想都别想!

但乐琳是个混血卓尔,一个被诅咒的精灵血脉。她的箭法实在拿不出手。

突然她感到地面传来强烈的震动,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石元素出杀气腾腾的沉闷怪声,从山下冲了回来。

它就如同是一个石制的巨大矮人,挥舞的粗壮的手臂向乐琳横扫过去。那巨大而坚固的力量就是身披铠甲的帕力克挨上一击也要筋断骨折!

乐琳就像一只灵巧的轻蜂,嗖的一下远远跃开攻击。刚想折返回来试探攻击一下,那石元素却已快如惊牛的奔踏而至,双臂轮转飞舞,如猛猿探臂迅捷如影。哪里有半分迟钝之感?

乐琳心中叫苦,以前她在地下世界的时候也对付过一些中小型石元素。説实话真的不怎么样,有些只是硬土松石构成,一拳便可锤碎其头!有的中型石元素也是在一个照面之间,被一记长剑斩为两半。因此对其战斗力甚是轻视,也未认真观察其机动能力。于是口口相传:石元素迟钝啊,只要你灵活便容易对付。

哪知今日一见真正具有战力的大型石元素,才知道自己错的厉害!那两条与腿等粗同长的石臂简直如风车快轮般连环攻击,更本没有插身进击的机会。若要以武器硬碰,只怕先被砸死的便是自己了!

除非你能一剑砍断它的臂膀。但那粗横坚实的质地,只怕连五等魔化兵器也未必砍的断呀!可是祭司们却总是拿出一些传闻、传记大肆宣扬:只要你武技高,一双魔法弯刀也能干掉大型石元素。

今日一看全是鬼话!不过是让我们这些武者们傻不啦叽冲上前去,帮他们当肉盾炮灰罢了!

好在自己体内的第三股力量还在挥作用,这力量与上次对战豺狼人时德鲁伊施展过来的几个法术极为类似。似乎是熊之坚韧、牛之力量、猫之敏捷、枭之洞察的组合!有好像还有蛇击术、与幸运术的效果。令自己能轻易的看穿对方进攻路线与轨迹上的种种破绽,每每强先一步施展八卦步,围着它身下滴溜溜的转动,好似一只灵鼠在戏弄一只大笨猫。

只是,五种法术的效果怎么会是由一种力量加持的呢?而且还没有任何法术气息!还要向这德鲁伊问个明白。

东郃子正与帕力克在空中飞舞着缠斗,忽见对方急急飞撤,口中急念动一个咒语。

呼的一声轻响,前面猛地绽现一团三层楼高的硫磺烟尘。接着强烈的“嗡、嗡”声冒出,一个巨大的身影飞出了烟尘。

东郃子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竟然是个体积大如公象的巨型马蜂,一双翅膀急扇动间出巨大的嗡鸣声,裹挟着强烈的硫磺之风扑面而来!

东郃子虽不怕它,但第一次看见如此惊人的事物也是震撼莫名,谁能料到应该是小小的马蜂居然比雄象还大?难不成这就是传説中的巨型炼狱蜂?果真稀罕啊。

当下把心一横,挥起电鞭抽击成道道厉风刷了过去。

巨型马蜂被抽出道道痕迹,但那头部覆盖的厚厚几丁质外壳却仍未破裂。就这一晃眼的功夫,它已经带着汹涌的压迫气势六肢大张的飞扑过来,只要一被保住,那一对分金断铁的巨颚就要来夹头颅了。

东郃子不敢大意,运转雷公篆调动自然力。一双手臂上雷鸣阵阵、电光缭绕。身形一纵,化为一阵电闪雷鸣噼啪绽现的黑旋风罩了过去。

两下猛撞,“轰”的雷鸣炸响。

一双熊臂宛如撞槌轰击在巨峰头上,上面的“电暴武器”“雷鸣武器”的效果同时作,掌中再暗运五雷之术轰击上去。

好似厉雷轰dǐng,炸的巨峰五马分尸,硫酸气息的黄液四溅!

东郃子心中稍定,又闻一声“嗡、嗡”大响。举头一看,原来还有一头巨峰啊!

帕力克继续飞退,刚才他使了“4阶怪物召唤术”,找出两只巨峰纠缠对手,就是为了创造机会使用那个“灰飞烟灭”卷轴!

这个法术由于附加了多种强化效果,因此施展时需要仔细引导法术力量,方能一举出。当下无人打搅,立即抽出卷轴,慢慢念动咒语,仔细引导法术的力量。

彭湃的死亡力量又像即将爆的喷泉一样几欲冲出,帕力克兴奋异常!

突然,山下城镇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钟鸣——那是只有生重大事件时才会敲响的大型警钟啊!

身为下任领主的帕力克不禁回头张望,连法术都稍停了。

就在此时,一道桔黄色光影嗖的一下飞射到他脸上!口、眼、鼻尽被一阵酸液罩住!

帕力克惨叫起来,强烈的酸液令他眼耳剧痛如割!手中的卷轴都差diǎn掉了下去。

“强酸箭?”帕力克目不能视,心中急怒交加:“谁他妈在这个时候放这个?!”

强酸箭,二阶法术、伤害有限。贵在距离远,更贵在无视法术抗性!

若是普通的法术,早就被自己法术和装备加持的强**术抗力给抵抗掉了。就算击穿了法术抗力,还有冰火电三种元素防护和中和毒素的效果。可偏偏这是酸呐!自己恰恰就没有加持防护酸蚀——因为德鲁伊是不会酸蚀性伤害法术的!

眼睛里的疼痛直贯大脑,正欲给自己施展法术解救,忽听见一声雷响!

一阵旋风猛地狂罩下来。

东郃子再次以五雷正法加上“电暴武器”“雷鸣武器”,一齐轰击巨峰的脑袋,瞬间把它打成肉泥。刚一飞腾过来,就看见敌人脸上轻烟直冒,好似被泼了硫酸一般痛苦不堪的叫喊着。

当下大喜,驾起黑色旋风飞罩过去。熊口对着他脑袋一张,好似野性大般一口咬住!

帕力克只觉一阵腥气直冲口鼻,接着脑袋一紧,整个头颅都被足以嚼金吞铁的强力熊颌猛力咬住,好似西瓜一样被一寸寸压扁,原本坚固的身体现在成了痛苦的源泉,巨大的压迫使他拼命的反抗着。但被身体被短面巨熊人牢牢擒抱住,脑袋被死死的咬紧。连嘴都张不了了,哪里还能动弹一分?只能痛苦和恐惧像凶狠可怖的豺狼一样吞噬自己的身心。

“砰”的一声,头颅粉碎,红白之物溢满了熊口。然后被大口的嚼着,吞下熊肚——一切痛苦、愤怒和惊讶都彻底结束了。

“当当当”的钟声继续从山下小镇中传来。

东郃子往下一看,格林姆不知什么时候上来了。看他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那道强酸箭就是他的了。

便变回人形,自天飘落到他面前,调笑道:“你的靶子打的挺准的嘛,每次都是击中面门。嗯,应该好好练练,争取每次都能打中面部。兴许以后还有大用呢。”

见格林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知道他面子薄,以为是在嘲笑他。便圆个场道:“对了,你怎么上来了?这里非常危险。”

格林姆脸色稍定:“你们在山上打的震天响,大家都听到了!他们不好来插手,我可要过来。”又替东郃子担忧到:“你现在杀了叔叔指定的继承人,怎么向他交待?”

却见东郃子负手而立,冷哼一声:“交待?是他要给我一个交待!我为他治病延命,他的继承人却要来杀我,这事儿我还要找他问个明白!”

格林姆愣了一下:东郃子大师不是在帕力克来之前就进入密室研究秘术去了吗?他怎么知道我説得继承人就是帕力克?

又看见那个脸蛋靓丽、曲线诱人的乐琳,还在与四人高的粗壮石元素玩躲猫猫的游戏。便急切的提醒东郃子:“还没结束呢,那个石元素!”

东郃子驾起黑风返身飞回后,他便兴奋的跑到帕力克的无头尸体旁,狠狠的咒骂着、踩踏着,心中却高兴的差diǎn儿大笑起来——你这个笨蛋!胆大包天的自己来找东郃子大师麻烦。现在被杀了,叔叔也不好説什么,只有老老实实把爵位传给我啦!哈哈哈哈哈。

等泄完了,就急切的给自己加持了一个“侦测魔法”,拔开死尸搜寻着好装备。虽弄得浑身是血、腥气冲天,却丝毫不觉得惊惧或恶心。

东郃子驾着黑风落到石元素头dǐng,以手按住其头,嘴里在念叨着什么。

那个石元素却慢下身来,很快就平静的一动不动的了。又念叨了一阵,那石元素呼的一下化为滚滚呛人的烟尘不见了。

等东郃子刚一落地,乐琳急急的辟头问道:“前几天我就给你烧了纸,你怎么一直不出来?害的我担心了好久。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敌人很厉害,我根本就挡不住?”

东郃子笑着摆了摆手説:“你莫急,其实格林姆把那些金币搬上来的前一天我就完成了秘术研究,只不过这次研究中又出现好些奇怪的现象,所以继续在里面思考揣摩罢了。外面所有的事情,我都通过巴德贝知道的一清二楚了。所以早就安排了几个巨虫潜伏在屋外,屋里也留了几手。只等他们过来了。”

乐琳几乎要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了:敢情自己这些天算是白担心了,可你也不説一声。实在可恶!

于是没好气的问道:“巴德贝也听得懂人话?”

东郃子一愣,敢情又説漏了嘴。他这能耐其实是出自秘魔宝录中的分魂之法,将一缕神魂分于他人身上,进而在两者间产生微妙的联系。而巴德贝作为动物伙伴又天生具备一种特殊的感应力。两者一合效果更加明显,东郃子可以借助巴德贝的感官去观察任何事物,包括人类感官无法体会到的事物。

但此事不能説出,即便説了乐琳也不会明白。于是便道:“那是一种秘术。你不懂的。”

乐琳对法术有些反感情绪,便又问其它的:“你説出现奇怪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能拿出来我看看吗?”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不像个女奴的样子。

东郃子也不生气,右手一抬之间掌心绽放一道雷光,唰的一下化为一道噼啪作响的明蓝色电鞭,向地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抽卷过去。

鞭石相触,却没有生任何爆炸响声,反而像触手一样把石头卷起,吊了回来!

“这?”乐琳顿时大奇,刚才她在地上与石元素周旋,并未看清上面的情况:“这真的是雷电吗?怎么能像实体一样卷拿东西?”

东郃子微笑道:“这原本是雷电,但我却现还可以形成其它的力量。你看,现在就比较像力能,可以像触手一样卷困东西或抽打敌人。你再看另一种。”言毕被吊起的石头渐渐热,数息后便成了一块赤红的熔岩石!

东郃子继续説道:“现在又变成了火焰的效果,能焚木融铁。当我结束研究时,突然现可以将这电鞭的力量在雷电、火焰、力能之间相互转换。但却不知道其来历,所以心中很是疑惑,便继续探索下去。因此没有出来。”

“你真的是德鲁伊?”乐琳大疑道:“德鲁伊会力能法术?这怎么可能?”

“这不是法术!”东郃子纠正道:“这是正宗的自然力。你以前也没听説过?”

乐琳凝神感应了一下,确实没有法术气息。便瞥了一眼格林姆説道:“我对法术也是一窍不通,你应该去问那个小色鬼!”

当他们二人走过来的时候,格林姆正拿着几样装备手舞足蹈的兴奋叫喊着:“财了,财了。这混蛋身上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狗x#◎的,这些牧师怎么这么有钱?难道他们的神每天都向下扔金砖不成?”

“在你财之前,”乐琳走过来冷冷的扔下一句话:“你还是解释一下放走那个穆库拉的事儿吧。”

格林姆面色相当难看,心中暗自恼怒:亏我刚才还让东郃子大师去救你,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就该让你被砸死算了!不就是长得有些本钱吗?我呸,等我有了钱,随便就能找个比你漂亮十倍的妞儿!

二人互不想让的瞪着对方,场面相当僵硬。东郃子立刻插话进来:“穆库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但这次格林姆立了大功,我也就不打算追究了。”

“那些金币?”格林姆小心翼翼的问道,金币才是关键啊!

东郃子随意説道:“3万归我,2万归你。很公平吧。”

格林姆笑得何不拢嘴:“很公平!非常公平。”

“那么给我们看看你现了什么好东西?”东郃子问道。

钱财落了腰包的格林姆兴奋异常的拿出两个手镯介绍道:“这两个力量手镯,同时带在手上可以把力量提升到原来的4倍!4倍!拿去卖的话至少值几千个金币!再看这个腰带,可以相当于给自己加了一层重型铠甲,妈的!这小子哪里来得钱?年纪轻轻的神棍却买的起如此贵重的东西?”

他继续骂骂咧咧的説道:“难道他的神祗是开金矿的?天天扔金砖下来?自强自立的我们却要忍受缺钱的痛苦。这个世界真是太没道理了!”

东郃子开导道:“那是因为教会能轻易的把众多教徒的钱财聚集起来,去强化少数人。”

格林姆摇头道:“不止如此呢。我也见过其它神祗的牧师,没有哪个能富有如斯的。我看真的有大问题!实在是富的太不正常了!”

正被两人一唱一和搞得很生气的乐琳悄悄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还有这个项链,可以加持很高的法术抗力。我估计一个普通人带上了就可以抵挡一个刚会4阶法术的施法者了!这种东西那是非常稀有的啊。这家伙怎么可能买的起?干%◎#x的!这么有钱还跑到这个穷山沟里来跟我抢男爵的位置?简直就是端着金丝大礼帽乞讨铜板!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法术抗力?!乐琳听到这个词后,立即呼吸急促起来,又听到:“这几个戒指可以每日使用几个小法术,玩完罢了,真打起来也什么用。只有这个“侦测魔法”的戒指还可以用用。另外这几根魔法棒就很有用了,里面的法术没有用出去几个,拿去卖的话可以值不少钱的。

乐琳忍不住插嘴问道:“这次我也出了力,要是分战利品的话是不是也应该算上我这一份?”她不知不觉把地底世界瓜分战利品的习惯也带来了。

格林姆二人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确实要想想如何分配战利品的问题了。

东郃子沉吟道:“应该算上你的。”

“那么,”乐琳急忙説道:“我要这个项链,加法术抗力的项链!”

“不行!”格林姆立刻拒绝:“这个项链还有腰带我要定了!只有我们法师面临的法术危险远比你大。所以我应当优先!”

乐琳又急又怒,这么好的机会怎能放过?立马来开架势和他吵起来,脸上青筋直暴,差diǎn儿就要动手了。

东郃子大喝道:“别吵了!人是我杀的,所以怎么分配我説了算!”

见她们二人停了下来便道:“法师不近战,所以加力量的手镯没有什么用处,就分给乐琳。这个加护甲的腰带法师最需要,就给格林姆。至于这个项链嘛。”

他想了想,説道:“还是给格林姆!”

见乐琳刚要开口,他抬手制止道:“你不要急,其实你练好了我教给你的九转易脉**后,一般的低阶法术都能对付了。至于那些高阶法术,你就是拿了戴了这个项链也防不住。所以给格林姆是最合适的。其余的东西我们两个拿着也没用,就都给格林姆。不过这个卷轴我要了,刚才看这家伙几次要用此卷轴对付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乐琳终于忍不住叫嚷起来:“他得到的太多了!我拼死拼活只得了一个手镯,而你杀了这家伙却什么都没分到,这个分配有问题!”

格林姆急忙叫起来:“那就把这几个戒指给你——强化跳跃戒指:可以大幅提高跳跃能力,保证你跳上一层楼高;防护心灵侦测戒指:可以防止别人侦测你的思维;侦测魔法戒指:可以看到法术灵光,带上它就不怕什么隐身术、朦胧术了。而且魔法棒药水我也不要了!都给东郃子大师,这些东西至少可以卖出六千金币呢!”

“我同意!”东郃子立即拍案,结束了讨论。

乐琳见格林姆欢天喜地拿这拿那的样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凑到东郃子耳边悄悄説:“主人,您怎么不要一件?那个增强护甲的戒指就很有用。”

东郃子略感吃惊的望着她説:“我是德鲁伊呀,变形后什么装备都挥不了作用。再説我要本来就不惧寻常的刀枪,要那戒指干什么?这些东西没一个我看得上眼的。”

乐琳心中烦闷,却有听见山下的钟声响个不停,忍不住小声骂道:“吵什么吵?像家里死了人似的。”

格林姆知道她在指桑骂槐,索性不理不睬的径自説道:“管它干嘛?先把我们的战利品分了。其实这身铠甲和这个锤子也可以卖出不少钱呢。就是上面还有他们教会的徽记,有diǎn儿麻烦。得请一个好铁匠把这些玩意儿磨去才行。”

接着他一一分配了装备,又准备把帕力克尸上的铠甲拔下来。

但是,乐琳的乌鸦嘴很快就灵验了,山下忽然出现提韦德斯的身影,气喘嘘嘘的一边向山上跑来,一边喊着:“男爵去世了!男爵去世了!”

甘肃省镇原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信阳市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青岛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